韩十四ヽ(`▭´)ノ✨

【霸图万寿节】《驯兽师》(韩张向/喜)

※倒计时,两天。


正文:


韩文清今天心情很不好,一回家就黑着个脸坐沙发上生闷气。张新杰不知道他怎么了,见他没有要说的意思也没主动问,想是队里哪个小队员不懂事吧,毕竟韩文清生气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他那个暴脾气,一个月总有那么二十几天要不爽一下的。

 

所以他也没多想,淡淡说了句“你回来啦”就继续擦头发,他刚洗完澡,披着个浴袍还没来得及穿睡衣,他在这边头发都擦了半干了,韩文清还坐在一边沉这个脸不说话,他只好替他开了电视,又把遥控器递给他,“看电视吗?那个中央七要演了。”

 

韩文清接过遥控器就就把电视关了,“不看。”

 

屋子又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张新杰没法,起身想去卧室把睡衣换上再过来安慰他,却不料韩文清也跟了过来,一屁股坐在床边,直勾勾的盯着他脱衣服。

 

张新杰把身子背了过去,有点犹豫的缓慢的将睡袍解开,刚褪到臂弯就被那人一把拉了过去。

 

情理之外意料之中,他倒也不惊讶,坐在韩文清腿上颇无奈的问他,“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说着就想把浴袍重新穿上,那人不许,张新杰也没办法,屋子里暖的很,半裸着胸膛也不觉得冷,韩文清身上还有些从外面带进来的寒气,萦在他皮肤周遭冰凉凉,倒也提神。

 

他不答他,扣着他的后颈就要亲,张新杰也没想躲,乖顺的低头回应他的吻。两人纠缠了半晌才分开,韩文清又不舍的吻了吻他的唇,低头埋进他的颈窝,鼻尖蹭着那里的敏感肌肤,止不住的深吸气。

 

“你好香。”

 

张新杰被那沙哑嗓音挑逗的有些不好意思,微赧着脸解释道,“只是刚洗完澡…”

 

“我说香就是香。”

 

张新杰不说话了,低头瞅着埋进自己怀里的百兽之王,浴袍还耷拉在他臂弯,大片背肌暴露在空气里,他就这么坐在韩文清腿上给他顺了约莫五分钟的毛,手指一次次穿过他的发予他安抚,那人的情绪才堪堪有些好转。

 

他想说让韩文清先把衣服换了,张口却又变成了一句,“辛苦了。”

 

埋在他胸前的脑袋小幅度蹭了蹭,算是回应。

 

“要不要休息两天?”

 

韩文清摇了摇头,整个人都朝着张新杰斜了过去,把他压倒在床上才罢休,“一群小王八犊子,没你当初一半好。”

 

张新杰笑了,一边帮他解着身上的黑色棉衬衫一边安慰道,“年轻人,免不了的,大了就懂了。”


韩文清顺着他的动作把衬衣脱了扔到一边,低头看着躺在床上半搭浴袍的张新杰,因湿润而愈显黑亮的短发,清秀的五官,覆着薄薄肌肉的白皙身体,还有他那只要望向他就会满盛爱意的眼睛。

 

“你好像越来越好看了。”韩文清坦诚道,张新杰此时呈现给他的样子就像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白里透着红,红里蕴着健康。

 

张新杰脸微赧,“你的功劳。”

 

“我的功劳?”韩文清重复了一遍,俯下身子吻他的额角,“我娇的?”

 

他没直接说“我干的”他就已经很知足了。队长这点真是迷到不行,有的时候纯情到亲一下就脸红,有的时候却说起情话来毫不自知,那副只当自己是在陈述事实的模样真叫人无可奈何。 

 

“是不是我娇的?”韩文清咬着他耳朵不依不饶,张新杰知道他心里还有小脾气,便顺着他连说是,边说边搂上那人的脖颈,侧头亲了亲他还有些发凉的脸颊,“累一天了,要做吗?”

 

张新杰见他沉默着也不是非要不可,便自作主张抬手将他抱到怀里,翻了个身让他躺到自己的胳膊上,“睡会儿?”

 

韩文清还是不说话,却手脚并用像孩子抱心爱的玩具熊那样把他紧紧搂到了怀里。张新杰以一种算不上舒适的姿势躺到他身边,头抵着他的,用那只没被霸占的手替他揉着腰,他阖上眼静静听韩文清的呼吸声。不知过了多久,那呼吸终于逐渐的平缓,绵长……

 

……睡熟了。


评论(11)
热度(268)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