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霸图万寿节】《初与夜》(韩张向/如)


第一次房事是韩文清半强迫着张新杰做的。原以为两个快熟透了的人做什么都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哪成想真谈起恋爱来难关是一个接着一个,连最起码的融合都得一个人下了狠心去强迫。

 

那天晚上,一钩弯月挂在霸图院心的树梢上,深秋的风卷着落叶打在张新杰房里的窗户上,隔着一层薄薄的米白色窗帘窥视房里的情景。

 

韩文清左手锢着张新杰扬在半空的手,右手扣着他腰心逼着他往自己怀里靠,他赤裸着上身只着睡裤,怀里困着的人到还穿着齐整的纯白真丝睡衣,韩文清给买的,抱起来最舒服。他俩离得极近,呼吸都交错着打在彼此脸上,张新杰偏了头,不肯与那炯炯眼神对视。

 

“就今天。”

 

韩文清下了审判书,蹲下身子就想把他抱到床上去。张新杰不肯,左右退着为自己争取时间,“我还没有准备好。”

 

“你都准备两年了,还没准备好!”

 

话音一落张新杰就软了立场,但还是好言相劝道,“不行,队长,不行,不好…”

 

“哪里不好?”

 

我还没有准备好…张新杰在心底默默念了一句。

 

韩文清见他不做声也就不再等他,大手抚上张新杰的腿转眼就把他抱了起来,那人倒也配合的环上了脖颈,委屈个脸紧靠着他肩膀,心死一般闭上眼任着他往床上走。

 

这样不好。当他被放在床上的时候,张新杰就想,这是逆生理的事情。谈了两年恋爱还一点不让碰确实说不过去,但是他一想到韩文清会把他那个东西插进他的身体他就没来由的觉得恐惧,倒不是怕疼,他就是觉得被插之前和被插之后,绝对会有什么微妙且重要的东西发生改变…自己该如何应对那改变?他确实是还没做好准备。

 

自己的眼镜已经被他摘走了,失去清晰视野以后他的主动性就更少了。张新杰紧闭着唇如咸鱼躺尸一样僵硬着身体,企图用自己硬邦邦的肌肉来打退韩文清的热情。事实上韩文清也是颇头痛的看着自己身下的张新杰,双眼紧闭,双唇紧抿,双手还躺军姿一样紧贴着裤缝,明明是如此的触手可及,但就是让人觉得:


万事啊,开头太难。



“嗯。但是后天还要训练,所以…”张新杰衡量了一下,继续说道,“给我留四分之三左右的命就行了。”

 

四分之三,韩文清在心里念叨着,四分之三就是睡过去以后就不要做了的意思吧?他抬头看了眼已经快指到十一点半的闹钟,老实说张新杰能坚持到这个时候他已经很感动了。反正都开了头,不差这一回,韩文清自我宽慰着从张新杰的身体里退了出来,凝着他有些泛红的睡脸将东西射到了他身上。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躺在暖和极了的被窝里抱着已然睡熟的张新杰,满脑子想的都是

 

——我的了。





评论(27)
热度(324)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