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韩张】《眼镜说》

※被换下来的生贺文,那就提前放了w


正文:


这是一副很旧的眼镜。

 

黑色全框,曾经市面上最流行的款式。从镜腿的磨损情况就可以看出,它的主人很注意对它的保养。曾经它是一副近视镜,后来被人换了镜片,变成了一副老花镜。

 

很少有老年人会用这样款式的镜框做老花镜。

 

那副全透明的塑料眼镜盒是它最亲近的朋友,当它被掏空大换洗归来以后,它曾经问过它的感受,眼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向它吐露心声。

 

“感觉很不好,没有几副眼镜会遭受这样的巨变。”

 

眼镜盒竭尽所能的安慰它,慢慢的眼镜也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它觉得那个人很有意思,他活得就像一个机械,一个钟表,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比如现在,他正从衣钩上取下大衣准备出门。

 

那么眼镜不需要看对面的钟表就知道现在正好是早晨六点半,他要下楼去散步了,并且他会在一个小时后回来,带上买好的早饭,一个人坐在餐桌上沉默不言的吃完。

 

“你见过比他活的还无趣的人吗?”

 

眼镜盒笑了,“咱们又见过几个人呢。”

 

眼镜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开口,“见过的,你忘了吗?”

 

眼镜盒自从它来到这个家起就一直陪着它,是它在这世上最亲密的存在。可它俩被摔过一次,从这十六层的高楼之上,当时眼镜盒紧紧抱着它,它没事,眼镜盒却坏的很厉害。当时它俩被丢在静谧的黑夜里,瑟瑟冷气防不住的往里钻。

 

“对不起。”眼镜盒对它说。

 

它从那一刻起就知道,有什么东西要改变了。果不其然,眼镜盒打那之后就记不清很多事。即使那个人把它俩扔下来之后就紧紧忙忙的跑了出来,即使眼镜盒的每一寸细小到不能在细小的裂痕都被他缠了一层又一层的胶带,它还是想不起来。

 

它说,它记忆的最前方是那个晚上主人把他捧在手心,眼泪一滴滴的落在它身上,特别的温暖,它这一生都没感受过那样的温暖,仿佛已经破碎了的它是这世上最昂贵的珍宝一样。

 

眼镜犹豫良久却只是附和。

 

感伤的回忆戛然而止,暖阳透过靠窗的沙发扫下一片光亮,眼镜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人,像眼镜盒打了个招呼,“我去陪他一会儿,他最近眼睛越来越差了。”

 

“年纪大了,难免的,你别太难过。”

 

眼镜想,它从被换上老花镜片的那一刻起就不会再为主人感到难过了。

 

“这就是新出来的网游吗?比全息还厉害。”那人一边看着报纸一边感慨道,“多少年了,一代一代啊。”

 

眼镜也悄悄的附和着,是啊,多少年了。

 

手机铃响了,眼镜被他摘下放到了茶几上。

 

它以一种仰视的视角凝视着那人,他额头上刻下了风霜,脖颈处也写满了沧桑,只是那双眼睛,即使模糊,却依然清亮如往日,透着名为永远的光。

 

它猜打电话的人是宋奇英,现在还和他联络的人不多,只有宋奇英一个一直没断过。它很久没见过他了,被换上老花镜片以后只见过一次,他那复杂而又悲切的眼神让它记忆很深。

 

“我没事,一点小病,早好了。”他的声音仍然中气十足,这令它很欣慰,“你不用过来,这么大岁数了还受那累干什么。”

 

眼镜不以为然,他一个人独处太久了,它到希望能有人过来陪他说说话。最近他发愣的时间越来越多了,准备戴上它的时候都会呆愣好一会儿,轻轻摩挲着它的镜腿不说话,眼神悲茫,一看就是又陷进了无尽的回忆漩涡。

 

它不想那样,它想他好好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活的像个机械,像个钟表,像它的主人。

 

他不是它的主人。

 

“啰嗦那干什么,我又不是你副队,还至于死板到那个地步。”

 

他笑了,每次提到那个名字的时候他都会笑,有些怀念有些苦涩,嘴角轻轻扬起,仿佛那个人会出现在他提到那个名字的瞬间。然后又会迅速的陷入失落,因为又一次的认识到那个人已经不在了的事实,他眼神悲惘地像第无数次失去了世界。

 

他活成了他的样子,在这世界失去了那个人之后。

 

眼镜想,这一定是最能安慰到他的方式了。在一次次的呼唤落空之后,在他认识到自己究竟有多么离不开那个人之后,他选择了成为他……他最需要的就是他,那么成为他就好了。

 

如此天真而深情

 

当眼镜被拿掉曾经的近视镜片换上老化镜片的时候,它就想,世界上再没有像他一样的人了。

 

那么它愿意陪他度过失去了那个人的余生。


评论(14)
热度(170)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