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韩张】《做梦都想》(校园paro)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有情人的节日快乐,没情人的单身快乐。


正文:


“明天有事吗?”

 

“没有额外的事。”

 

“那晚上我请你吃饭。”

 

“嗯,可是我每天晚上都要上晚自习。”

 

韩文清皱眉,瞅了眼放下报告就准备走的张新杰,“你不大二了吗?还上晚自习?”

 

“我给自己上的晚自习。”张新杰见他还要说些什么,索性就低头帮韩文清收拾起了桌子。

 

韩文清有些郁闷,就坐在前边看着张新杰的手在桌上有条不紊的忙来忙去。手指修长,皮肤洁白,指尖落在白纸黑桌上就像跳舞一样。天知道他有多想握上去,紧紧抓住那漂亮而富有力量的指节,缓缓地与他十指相扣。

 

可惜他没那个立场。

 

“那我明天和你一起上晚自习。”

 

张新杰把最后一摞文件摆好,点了点头。

 

磁场微妙的距离感,韩文清目送张新杰离开后才起身准备回宿舍,他俩是在学生会认识的,当时张新杰刚入校,在学生会办公室第三轮面试的时候遇到的韩文清,眨眼一年半过去了,两人关系还是那样的不冷不热,说上下级有点搞笑,但说朋友…又觉得还没到那个份上。

 

就很难过,明明他真正想做的是恋人,结果相处了一年半连一起走下楼的情分都处不出来。

 

他现在还记得第一次注意到张新杰的那天晚上,他从面试点出来,抬头看挂在天边的一弯上弦月,脑海里一下子就蹦出来三个字:白月光。

 

白月光啊,照啊照,就落在了不远处那个人的身上。

 

一见钟情这种事说起来就挺好笑的,见了能钟什么情,不就是那张脸吗?但好巧不巧,他还真就喜欢上了那张脸,清秀中带点青涩,镜片下的眼睛坦诚又认真,说什么都不紧不慢有条有理,坦然自若又不会让人觉得散漫,怎么看怎么好。

 

除了不喜欢他这一点。

 

其实也不一定是不喜欢,韩文清也搞不太清楚张新杰的意思。他曾经问过他有没有女朋友,那人说了没有,问他有没有男朋友,他也说没有,韩文清激动地喘了两下才把那句“你看我行吗”问出口,张新杰瞪大眼睛看着他就笑了,那还是他第一次对他露出那样的笑,说不出的好看,然后下一句就是:别开玩笑了学长。

 

不开玩笑,心碎了一地。

 

他以为他这一生只有被人说太凶太严肃的份,没想到最认真的一次居然被说成是玩笑。韩文清愣了好一会儿才勉勉强强的把这事带过去了,但这事搁在心底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就算结局不可能,他也想让张新杰知道他没在开玩笑。

 

情人节,相约去图书馆上晚自习,多浪漫。

 

韩文清没心思学习,也懒得做样子,两手空空插着兜就过来了。他就坐在张新杰对面,看着他低头整理笔记。

 

字真好看,韩文清想,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方正的刚好,清秀的刚好。就是很喜欢,说不出的喜欢,说不尽的喜欢,曾经他对所谓恋爱感觉很淡漠,有的时候在路上看到有情侣腻腻歪歪都会觉得无聊至极,但遇见张新杰之后什么都变了,不是找错了性别,是没找到那个人。

 

“学长,你来干嘛了?”

 

张新杰抽空从书里抬头看了他一眼,小声问他。

 

韩文清也不遮掩,“我就想今天和你一起过。”

 

听到这句话张新杰就笑了,笑得和告诉他别开玩笑了那天一样好看,“你也在意这些啊。”张新杰又低了头开始做笔记,“可我也没办法给你情人的感觉啊,两个单身寂寞的人在一起还是单身寂寞。”

 

“你寂寞吗?”

 

张新杰很坦诚的摇了摇头,“我不寂寞,每天要做的事情都很多。”

 

真是充实又快乐的大学生活啊。

 

韩文清心里有点苦,趴在桌子上宁可睡觉也不想再和他说话。他不信张新杰真的迟钝到了这个地步,他那么聪明的人,去外联帮一次忙拉到的赞助都够学生会用半年,说来说去就是太直了,不管韩文清怎么明示暗示都没用,压根他就没往那方面想过。

 

不行!韩文清猛地坐起身一锤拳,想没想过他今晚都要让他想了,实在不行壁咚强吻,无所用其极他都要让他认识到自己到底有多认真。

 

他这一下决心一捶桌,张新杰刚落在纸上的笔尖就划了一个波浪,刚想问问他怎么了,结果他抬起头的瞬间图书馆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轻骂声不断,不知哪里有人抱怨了一句“单身狗想学习都不让啊”激起了好几声无奈的低笑。韩文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张新杰抓住了手,微凉的指尖轻轻搭在他的手背上勾得他痒得不行。


“学长…”

 

“嗯,我在。”

 

张新杰的声音里难得掺了一丝慌乱,“我有夜盲症,你带手机了吗?”

 

韩文清想,这个时候他要是还带着手机就太对不起这来自图书馆的爱了。

 

“我没带。”

 

脸有点红,心有点跳,但这么黑又有谁能知道。

 

“我帮你收拾东西,一会儿咱就出去,你坐那别动。”

 

好在张新杰选的座位就比较靠外,韩文清走了几步就过去了,情人节又刚开学,图书馆里零零星星也没几个人,全都一两个举着手机收拾东西。韩文清站在他旁边,借着背后微弱的光线帮他扣笔盖,收拾教材和笔记本,屋子里实在太暗,他俩又坐在角落里,韩文清收拾得很慢。张新杰就安安静静的在一旁待着,韩文清让站起来就站起来,让背书包就伸手,特别乖。

 

“麻烦学长了。”调好背包以后张新杰轻轻拽着韩文清的胳膊不放,有点抱歉的说,“我实在是看不见。”

 

韩文清往背后看了一眼,一个个小光亮都在离他俩远去,自习室里人走的差不多了,看来就他俩最慢。

 

黑暗的无人的半封闭的自习室,他突然觉得口干舌燥,抓上张新杰搭在他胳膊上的手,就这么僵持着也没动作,倒是那人往前靠了一步又一步,都快贴在他身上了才停下来。

 

“学长,你不想抱我吗?”

 

我做梦都想。

 

那一瞬间韩文清就硬了,伸手就把主动凑过来的人拥到了怀里,环着他腰背的手臂收紧到极限,恨不得把他揉进自己身体里去。


比想象中的感觉还要好,他在一片杂乱心跳声中对自己感叹。

 

韩文清一边抱着他把他放到桌上一边低头咬张新杰的耳朵,亲吻他的脸颊,呼吸急促的跟什么似的,恨不得就在这里诠释抱的两种意义。

 

“你知道我是认真的。”

 

“我刚知道。”

 

“什么时候?”

 

“你说你没带手机,可裤子口袋都凸出来形状了。”

 

韩文清脸上有点烧,却还是坚持问了下去,“为什么之前不信我?”

 

“我怕是我想太多。”

 

“你想?”

 

张新杰仰头咬了一下韩文清的下巴,低了声音轻轻的说,“我做梦都想。”






评论(23)
热度(247)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