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韩张】《左右折磨》

※完整版

※大概就很不好看,大部分时间都在写所谓情感,不太嗨皮,建议选择性观看。


正文:


(1)


韩文清走了。

 

房门被摔上的躁响还在空气里震颤,张新杰立在原地转头看了看这顿显空荡的房子,低眉局促了一会儿还是慢吞吞地回到了沙发上。

 

走吧,走也好。张新杰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咽了几口就拿着杯子发起了呆。

 

他想,这房子不是登得韩文清的名字吗?怎么他还走了。要和队长说一声才行,分手了该搬出来的是自己,这两天回霸图凑活几天吧…等过一阵子闲下来再去看房子。

 

不对,张新杰转念一想,都分手了他还买什么房子,在宿舍住不就行了吗。

 

分手了吗?张新杰端起茶杯又咽了一口,细细琢磨了一下心里的味道。分手了,相识十年,谈了六年恋爱……如今分手了,他竟什么都感觉不到。什么是分手啊,张新杰将茶杯轻轻放回茶几上,扯着嘴角笑了笑:不就是亲不了做不了吗?

 

现在就开始准备搬家吧。张新杰往后一靠瘫在了沙发上,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一边听着呼叫等待的嘟嘟声一边累极似的懒懒闭上眼。

 

“副队长?”

 

“嗯。”

 

第十一赛季韩文清退役后就留队当了教练,张新杰接了他的队长位子,当了一年后就把位置传给了宋奇英,自己转身还是当起了副队长。按理说现在奇英是队长,他是副队长,平时交流说话直呼其名张新杰也不会介意,但奈何奇英不肯,现在还是一句一个副队长。

 

“韩队去霸图了吗?”

 

“嗯,刚到。怎么了吗?”

 

“没事,找几个人帮我把原来的宿舍收拾一下,我这几天回霸图住。”

 

“哦,那要和韩队住在一起吗?那别住原来的了,我给你找一个大点的,韩队也说这两天要回霸图住。”

 

张新杰颇头痛的捏了捏眉心,随便应付几句就挂了电话。这事得和队长说说,张新杰歪着头打开微信,可月球图一出来他便觉得疲惫了,他随手便将手机扔到一边,摘了眼镜在沙发上小憩。

 

他是被风吹醒的,白天为了通气开的窗被他一直不管不顾晾到了晚上,初秋的风卷着凉气往他身上打,张新杰被吹得嗓子都有些疼,干咳了好几声才睁开眼,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他摸索着戴上眼镜,开手机看了眼时间:晚上九点。

 

竟从下午五点睡到了现在,张新杰揉着脖子坐起来,仰头看了一会儿天花板,突然提高音量叫了一声,“队长?”

 

没有人回应他,他便又叫了一句,“文清,你在吗?”

 

只有沉默,他有些颤抖的尾音消失在空气里还染了些不安的味道。

 

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庆幸,张新杰起身开了灯,准备给自己做点饭再下楼散个步。今天已经被打乱的大半天,他不能让这种状态延迟到明天。冰箱里没多少东西,他热了一下中午的剩菜,准备就着冷饭顺便吃一口。

 

今天中午做的是鱼香肉丝,韩文清最爱吃的,一定要买超市卖的那个专门的酱料,炒的时候还要放几个干辣椒进去,做得辣,他才爱吃。张新杰加了一口喂进自己嘴里,又辣又咸,他越嚼鼻子越酸,眼眶突然的湿润,他都不理解自己这是怎么了,只好摘了眼镜继续吃。但他每吃一口菜,心里的酸楚就加重一份,到最后他一低头就看到自己的眼泪凝得有豆子那么大,一颗颗的往碗里掉。

 

不能再吃了,张新杰把碗推到一边,扯着嘴角笑,再吃就该变水饭了。

 

(2)

 

他坐在沙发一角看窗外的夜景。很黑,很亮,很安静,静谧的幽暗的夜,星星一样洒满视野的万家灯火。

 

自己是多么渺小的存在啊,多少人在烦恼面前这样想着,将自己的烦恼贬低到比宇宙尘埃更低以此获得释怀的解脱。张新杰年少的时候也曾这么想过,但成年之后便不会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每个人的生活聚集在一起构成了家庭,社会,国家以及这世界……你总要学会尊重自己以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人生,微小如它也对你举足轻重。

 

张新杰轻轻吐了一口气,他没觉得这世上真的有谁离不开谁,但他也不想因为结局是分手便将过往的一切全部化为不可回收垃圾,爱和甜蜜都是真的,只是他们没能为过往赢得一个好结局罢了。

 

事情发展到这步他也不想再去细究是谁的错占了百分之五十一,是他规划那人太多,是那人太过专注忽视他太多,细碎的摩擦一年年的积淀,丁点的火花就能将一切耐心燃烧殆尽……痛苦都已经从那人眼睛里满溢而出了,他又能怎么办呢?

 

或许双方都需要卸下这名为爱情的重担了,张新杰凝视着越来越模糊的夜景,眨了下眼转身给自己抽了几张纸巾。

 

爱和甜蜜是真的,分手留下来的阵痛也绝不会假。他已经不是会纠结男人能不能流泪的年纪了,心脏都被生生剜掉了一大块,还要人强忍眼泪就太不人道了。在一起也很痛,分开也很痛,最终他还是选择了长痛不如短痛。

 

只是这短痛也太过剧烈了些,心脏上还满是淌血的伤口,却被人硬生生的泡进了死海海底,一面承受着上万吨水的压迫一面被盐分灼到一呼一吸都是疼痛,张新杰尝试了很多方法来压制,最终却发现哪样都不如眼泪管用,或许是他把浸着心脏的那些海水都流出来了吧,张新杰不无自嘲的想,否则他怎么可能流得出那么多的眼泪呢。

 

太浪费了,张新杰低头看着被浸湿的一团团纸巾,不知怎的就突然想到,这么多的眼泪,要是收集到一起的应该也能提炼出一小撮盐,用来给队长做饭的话一定很有纪念意义……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

 

应该会喜欢的吧,那个人可是对他说过“我喜欢你的全部”这种话的,虽然是热恋的时候在床上说的,床上说的就不可信了吗?怎么会,他的话怎么会不可信呢,只是时过境迁过了保证期而已。张新杰抽了两张纸巾垫到耳朵底下,侧着身子躺了下来,他望了眼紧闭的房门,缓缓阖上了眼。

 

他不想回床上睡,不想接触那张床上的一切,枕头,被子,一切的一切他都不想看见。身上盖得被子是从侧卧衣柜里翻出来的,没有太多缠绵隐晦的回忆也没有独属于任何人的味道,新的,凉的,在这块只容得下他的狭窄的沙发床上。

 

今明两天就好,张新杰想,还好选了周五分手。

 

(3)

 

上次没有在六点钟准时起床还是第四赛季夺冠后的那一天,当时霸图上下都太激动了,那是荣耀冠军啊,他们亲手颠覆了一个王朝,整整四年的执念苦守全凝在了那一晚,痛哭咆哮酒精相拥……那晚的喧嚣仿佛还在耳边萦绕,张新杰一闭上眼就能看到被簇拥在人群中的韩文清,脸被酒烧的微红,难得笑得那么率真尽兴。

 

或许他在那一刻就爱上了吧,当他被队员们推着走向他的那一刻,当他冲他露出笑容接住站不稳的他的那一刻,喧闹慌乱放纵,他在他耳边轻轻的念:谢谢。

 

张新杰抿着唇笑了,低垂着眼,羞涩神情一如当年,只是这次再没有谁能看到了。

 

你看,我也是曾经能给你幸福的人,那也曾是任何人都给不了的幸福。

 

他翻了个身,睁着酸胀的眼看窗外已经大亮的天。

 

好饿,前胸贴后背,连翻个身都觉得困难。这么饿却一点胃口到没有,张新杰背后的茶几上就有点心,但他看了就反胃,一点都不想吃。

 

我大概可以在这里躺一天吧,他摸索着戴上了眼镜,翻出手机看了一眼锁屏。

 

九点了。张新杰往下看了一眼,没有未读来电也没有未读信息。

 

没有也好,他压住心底的失望这么对自己说着,没有才是最正常的事。那可是韩文清,他一旦走了,怕是就再也不会回头了。

 

别哭了,再哭就要瞎了。张新杰平躺着用手压住自己的眼窝,平静呼吸想竭力把过剩的情绪压回去。

 

他现在能调整好情绪,但他怕周一一见到韩文清自己的心理防线就又崩塌了,就像六年前韩文清抓住他手的那个瞬间,这世上的一切都变得不值一提。

 

我只要你。

 

……

 

“已经结束了。”

 

他的声音沙哑且微不可闻,还不及回忆里的声音来的响亮。

 

“我会让你幸福一辈子。”

 

骗子,你我都是。

 

(4)

 

他还是没能坚持下去,下午一点的时候说什么他都要起床找点饭吃了。把冰箱里仅剩的一点存粮全部打扫干净以后,他的心情也放松很多。人还能活着,那就没什么大不的了。

 

他想洗个澡,洗完以后出去走走,困守在无人的角落只会让人的心态变得极端,多和外界接触才有可能被触动。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穿上一身便服,去临近公园的小道里走走,张新杰抬起头,叶还绿着。

 

可他有些害怕,怕走在这里会遇到韩文清,怕走在这里遇不到韩文清,怕回到家里会看见韩文清,怕回到家里还看不见韩文清……他有些喘不过气,呼吸变得压抑,左右寻了一个能供人休息的长椅,他想随便上个网分散一下注意力。

 

可他一划开锁屏不知怎的就点到了联系人页面上,手指在“a队长”上痛苦的徘徊。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张新杰对自己默念了好几句,最终还是狠心向下一划找到了宋奇英的名字。

 

当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起他就彻底放松了下来,他太需要一个人帮着他转移注意力了。

 

“副队长?”

 

“干嘛呢?”

 

“没干嘛,我刚从训练营出来,怎么了吗?”

 

张新杰犹豫了一下,“嗯,我…”

 

“我去找你吧,好吗?”

 

张新杰松了一口气,总算能真心笑了,“好。”

 

奇英来得很快,看得出来还小跑了几步,头发都被吹乱了。他来了以后也没多问什么,只是陪着张新杰坐着,又一茬没一茬的聊天。他和他讲了刚刚训练营的情况,谈了几个表现还不错的小孩儿。

 

张新杰听着他的用词就笑了,宋奇英被他笑得有点不好意思,张嘴轻轻的辩解道,“那就是小孩嘛。”

 

“嗯。”他的笑意更浓,只觉时光并非白白流逝,总有什么会让他觉得值得。

 

当初他和他一起选中的孩子已经长大到可以撑起霸图了。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个圆满吧。

 

(5)

 

没有谁是真的离不开谁的。

 

张新杰仰躺在沙发上滴眼药水,清凉的液体减轻了酸胀的干涩感,张新杰觉得他好了很多,仅仅是一滴眼药水就能够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安慰。

 

所以这世上是没有谁真的离不开谁的,人总能找到安慰的替代品。

 

一直惴惴不安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张新杰单臂遮在眼睛上,平静的想,他不再害怕明天了。明天就要去霸图,明天就要见到韩文清,可只要让他这样按着规定作息睡一觉,他什么都不怕。前提是再给他一些时间继续搭筑自己的心理防线,他真的只需要一晚上。

 

但是,所以,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当门锁被转动的声响传来的那一刻,张新杰整个人都要疯了。他蓦地从沙发上弹起来,紧攥着被子不敢动,仿佛下一秒就会有穷凶极恶的强盗拿着枪冲进来。但他总归还是在一瞬的慌乱后找回了平静,他张望了一下四周,没有纸团没有杂乱,除了自己身上的这条被子之外一切如初,他有些口干舌燥,他的心紧张的砰砰跳,但他还是在韩文清彻底进来前把被子叠成一团推到了窗帘后面。

 

见到韩文清的那一瞬间,他端坐在沙发上手里紧攥着刚拧好的眼药水。他仰着头直愣愣的盯着韩文清,他呼吸的很快,但好歹声音还在。

 

“队长。”

 

“嗯。”

 

韩文清还穿着队服,一如既往地阴沉着脸。站在距隔他一个茶几的地方。


“你回来的正好。”张新杰总算找回了自己呼吸的频率,压着声音淡淡的说,“我还想和你说这房子的事,行李我已经收拾好了,明天就搬,你回来住吧。”

 

“……”

 

张新杰看着韩文清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的模样,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我现在就出去,明天再回来拿行李,钥匙还放盒子里。”

 

“去哪?”

 

“我,”不行,声音在抖。张新杰压着气做了个深呼吸,手杵着大腿站起身,“我去楼下找个酒店住一晚。”

 

见韩文清没说话,张新杰也不再犹豫,径直走过茶几想尽快离开,却在经过他的那一瞬被抓住了胳膊。

 

“别走。”

 

“你别走。”

 

韩文清死死扣着他的胳膊,张新杰被他弄得几乎要痛哼出声,那副低沉的嗓音此时此刻就在他耳后不到半米的距离传来,带着微不可寻的颤抖,“我可以改。”

 

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刻凝固,堵在他心口阻止他呼吸。张新杰还不知道一个人竟然可以难受到这种地步,哀到一滴眼泪都挤不出来,满脑子都是——他居然把他逼到了这个地步。

 

这世界疯了。

 

张新杰发了狠去挣脱韩文清的桎梏,反握着那人抓着他的手拽到嘴边狠狠咬了下去,韩文清就立在原地任他啃咬,一声都没哼,等到张新杰从他手心里抬起脸的时候,他才压着悲戚问道:

 

“好了吗?”

 

“没好。”张新杰狠狠甩开了他抚在他脸上的手,拽着自己的衣领就开始往下扒,雪白的颈子连着肩膀一同露出,韩文清看了他一眼,突然伸手把他拽到了怀里,低头冲着那亲吻过无数遍的细嫩皮肤狠狠咬去。

 

“啊…啊…”

 

那人的痛哼就像最动情时的绅吟,韩文清搂上他的腰,带着他跌坐在了沙发上,慢慢的啃咬变成了舔舐,张新杰却不肯配合他,仿佛任何一点温柔都可能击溃他的心理防线似的,他拥着他的臂膀,撕咬一般与他交换了一个咸涩的吻,“干我,求你,直接进来…”他喘息着,哀求着,在他身下一次次的重复着,


“对不起,文清,对不起…”

 

太过干涩的紧窒夹得他疼痛不止,韩文清却不自知似的狠掰着张新杰的大腿用全力突进,当只有疼痛才能成为安慰时,这两天所感受的心痛慌乱恐惧早已不值一提,没什么比认识到自己对那人的伤害更让人来的压抑。韩文清低下头去吻张新杰脸上的泪痕,终于在那人哭出声的瞬间拥紧了他。

 

“没事了,没事了。”他侧躺在沙发上手脚并用将他固在了怀里,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他汗湿的头发,“都过去了。”

 

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评论(17)
热度(309)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