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四期心脏组】《刚刚好》(新杰生贺预热)

※喻张肖中心,大写加粗友情向

※韩张CP向

※我写的是张新杰生贺预热,希望大家把重点放在新杰或者是文中所提到的几人身上。


正文:


“副队长,我有一个朋友今晚要过来…”宋奇英双手紧贴着裤缝,腰绷得笔直,颇紧张的盯着张新杰刚摘下来的耳机,恳求一样继续说道,“他,我,我想让他在霸图留宿一晚,在我宿舍…可以吗?”

 

张新杰思忖了一下,淡淡地问他,“是选手吗?”

 

“是,虚空战队的,还没出道……也是拳法家。”

 

“哦,虚空的拳法家啊。”张新杰侧头看了眼停在训练主界面的电脑屏幕,又转头看向他,“问队长了吗?”

 

“队长不是说您管我吗?”

 

“也对。那好吧,别怠慢了人家。”

 

宋奇英的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大大的笑容,“谢谢副队长。”

 

张新杰靠回座椅上看着迈着轻快步伐离去的宋奇英,也不自觉就笑了起来,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十七岁的年纪给点糖就雀跃不已。

 

不过能和同龄人一起聊天睡觉确实是很美好的事,当年韩文清答应让蓝雨和雷霆的“小鬼”在他宿舍留宿的时候,他也很开心,队长说他当时脸都红了。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最亲近的人是韩文清,最重要的是霸图。冠军很重要,非常重要,但霸图才是一切。这是韩文清和他不言说的共识,他们七年来风雨同舟,踏踏实实地雕琢霸图基石,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霸图。或许正是这个原因,在他们的谈话里冠军一词出现的频率反而不高,战队日常的琐事占据了大部分时间……他俩很少有机会撇开一切杂念去大谈未来,谈冠军,谈荣耀。

 

喻文州和肖时钦的存在填补了这一缺憾。

 

他是十八岁那年遇见的他俩,在荣耀第三赛季总决赛那天,在那一天,他找到了自己的未来,也遇见了他这一生中最轻快的志同道合。

 

三个人,张新杰想了一下,严谨点来说应该是四个人,但是黄少的存在感不是那么的高,在他的回忆里还是可以暂时搁置的。三个人离开比赛场之后聊了很久很久,那是张新杰人生第一次那么痛快的和人聊天,不用和人过多解释,只一言片语就能收到那两人有所触动甚至是恍然大悟的眼神,不过这都比不上喻文州和肖时钦提出他想不到的观点时的愉快,他在大开眼界,他们在互相补足,张新杰能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他们是一类人。

 

这样的友谊不需要经营,有时彼此的一句话一个新观点就能让他们咂摸一天还止不住的赞赏……刚刚好的距离感,刚刚好的新奇感,刚刚好的共鸣感。这一切都在他们二人来霸图那几天达到了顶峰。

 

“两个?”


“是。”

 

那时和韩文清的对话还历历在目,他当初向他毛遂自荐时都不曾这么紧张。

 

“谁?”

 

“蓝雨的喻文州和雷霆的肖时钦。”

 

他记得韩文清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张新杰那时就想,这个人太专注了,文州和时钦已经有让人注意的资本了……看来这也是他将来需要补足韩队的地方之一。

 

“都住你宿舍?”

 

“嗯,我们三都挺想一起住一晚的。”

 

“床够吗?”

 

“宿舍床挺大的,再不济还可以打地铺。”

 

“来都来了,住就住吧。”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想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腰上,还有东西。穿衣服睡。”

 

他现在想起来当时自己为什么要脸红了。和队长的关系是个秘密,那时他和韩文清都不够稳定……所以即使他和喻文州还有肖时钦一起趴在床上都从荣耀聊到宗教问题死亡观了,他也没敢向两位好友透露一分一毫。

 

但如今看来,除了肖时钦当时确实没什么,他和喻文州心里都藏着秘密。对此三人长大后也只是相对无言,握着微凉的玻璃杯低着头轻轻的笑。

 

“这怎么说呢,”肖时钦杵着下巴望向他俩,“真是人海茫茫,原来你也是个Gay”

 

喻文州笑得肩膀都在抖,“我当时还以为你绝对是直的,新杰也是这样觉得的吧?”

 

张新杰点头,看向肖时钦又看向喻文州,他忽然发觉天气很好,泥砖旧瓦的江南小店外水波粼粼,缓缓起伏的波浪映在对面灰白的老楼上,他看不见阳光,却感受得到阳光正透过那墙上的发亮波浪照着他们。

 

“再吃点什么吧,”张新杰低头翻了翻菜单,“你们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咱不刚吃完吗?”肖时钦显然有些崩溃。

 

“别点了新杰,忍忍,一吃饭你又不爱说话了,好不容易聚一次。”喻文州也跟着劝道。

 

张新杰点点头,只能作罢。嘴角却衔着若有若无的笑。


正是因为好不容易聚一次啊。他柔了眉眼去看坐在对面的两人,他看到阳光了,阳光凝在肖时钦杯口的柠檬片上,张新杰能想象到那青涩又酸甜的味道,它令人由衷的感到清新愉快。

 

“那我们续个杯吧。”


评论(18)
热度(509)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