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韩张】《折腾人》(新杰生贺预热)

※祝大家腊八节快乐

※这篇文有点腻歪……



正文:



“生日想怎么过?”

 

“不用过,一个二十六生日,又不是整数。”

 

韩文清挑眉,也不看他,只上下按着遥控器,侧躺在沙发上瞅着客厅前边的电视,淡淡的回了一句,“二十六岁也是生日,必须过。”

 

结束,“必须”这两个字一出来事情就再没有周旋的价值。张新杰靠回白底青花纹的靠枕上,只顾着低头打字,他正在做战队的日常总结,很简单,两三百字简明扼要的将需要记录的事情存个档就好。

 

“我想在家过。”

 

闻言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张新杰仍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屏幕,仿佛没说过话似的紧抿着唇作思考状,只留一个眼镜微微泛光的侧脸给他。

 

手敲键盘的声音未曾停下,他又说道,“还想要你陪我。”

 

“嗯,还有呢?”

 

“没了,”张新杰打完了最后一个句号,存了挡后直接把笔记本电脑关掉放到一边的茶几上,他侧过头,和韩文清交换了自晚饭后的第一个对视,“你陪我在家待一天就行了。”

 

韩文清笑了,他将遥控器丢到一边冲张新杰招了招手,一直坐在他脚边的张新杰便靠了过来,轻轻地蹭到他旁边躺下了。韩文清侧着身子窝在沙发里侧,左臂展开任张新杰枕着,他瞧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突然伸手摘了他的眼镜,搂着他的腰把他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十八岁那年不也是…”韩文清的话里带着怀念美好的笑,他低头看了看露出同样微笑的张新杰,又翻身将他带到自己的身上,取回眼镜帮他戴上。

 

这么一小会儿功夫他就又是坐又是躺又是趴的,等不及视野清晰他便开口抱怨道,“总这样折腾我。”

 

“哪比得上你。”韩文清枕着右臂,左手搭他腰上来回抚摸他的背,“当初你可把我为难死了。”

 

张新杰有些不好意思,静悄悄地趴回韩文清身上,嘴唇贴着他露在外面的肩膀,有意无意的亲吻着。关于那年生日的记忆一股脑的涌了上来,在心口泛着酸甜要他品尝。

 

那年的他俩都很为难,也很折腾人。提前好多个月说好的十八岁就要,结果在十八岁成人前一晚引了争吵。第一次睡在一起的两人心驰荡漾,可韩文清躺床上就抱着他,死活都要等到钟声敲响十二点,而他坚守着自己十一点睡觉铁则不动摇,明里暗里叫韩文清赶紧做,可他偏不,一脸凝重的跟他摇头,“不行,必须要等到你成年,别说两个小时,一分钟都不行。”张新杰看他一副你现在让我抱你就是让我做强奸犯的模样,心里气得没法,咬牙切齿红着脸就去吻他。


结果当晚两人还是没做,不过隔天上午韩文清便要了他,张新杰被他压在身下疼的直冒汗,搂着韩文清脖子一边亲他下巴一边打哆嗦,声音梗在喉咙里呜咽个不停,张新杰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事实上他也没什么想说的,他只是忍不住声音,索性逸出来一两下让韩文清别忽视了他,他想韩文清再重视他一点,多拥抱他,多注意他,多欣赏他,多爱他一点。

 

十八岁的年纪,他还控制不好自己的崇敬爱意。就像韩文清不知该如何处理几乎要满溢而出的喜欢怜爱一样,不敢完全表现出来就只好装得更淡漠一点,心里又犹豫着怕伤着那人,两腔热情相互吸引又理智的排斥,身体只相连却未契合,要时光慢慢的磨,等或缓慢或迅速都能感受到快乐从联通处往上涌,激起一阵颤栗紧紧相拥,唇瓣相贴,爱意相通……就像现在这样,交换一个吻的快感不比真刀实枪做一次差,唇舌纠缠的都是对方送过来的咽都咽不下的甜蜜,可不怕给的太多或太少,只想全部倒过去,把他淹在蜜糖里才好。

 

“…队长,队长…”

 

张新杰贴着韩文清耳根轻轻的喘,此时那人的手已经探到了深处,他几乎可以听到那里水润的声响。

 

“在这里?”

 

张新杰摇头,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双腿缓缓屈起紧卡他的腰。头顶传来几声韩文清的笑声,他抱紧了他也轻轻笑起来,转眼韩文清便就着这样的姿势坐起身,抱着他站起来了。

 

“你说谁折腾人,”韩文清调整了一下姿势,抱稳当之后才迈腿往卧室走,“这把你惯得,路都不爱走了。”

 

“劳逸结合,一会儿我来,不让你累着。”

 

“那敢情好。”韩文清低头瞅了他一眼,突然侧身把他抵在走廊墙壁上吻他,一吻罢,看了看他的脸,又意犹未尽的侧头要亲,张新杰只好又躲又推,“队长,都到门口了……那你放我下来。”

 

“不放。”韩文清一脚踹开卧室门,望着那素白大床说道,“我还指望你来呢。”


评论(15)
热度(278)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