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韩张】《鼠兔相刑》

韩文清很喜欢兔子,也从小养兔子。但他总是养不活,基本上买回家不到一个月,又白又胖的小兔子就会在他手心里魂归西天,留下他一张黑脸一苦苦一天。滴溜溜转的红宝石里映着他的成长,从小黑脸到大黑脸,从眉眼稚嫩到剑眉入鬓,他从小到大都最喜欢兔子,却终于没敢再养一只。

 

“鼠兔相刑啊。”向来和他亲近的二叔帮着十六岁的韩文清在小区底下挖坑,他俩旁边一只小白兔安详的躺在塑料食品盒做成的小棺材里,韩文清手捧着透明的棺材,瘪了瘪嘴,继续听他二叔说,“清儿你属鼠,也许这里头真有什么说道,以后就别养了。喜欢的话,猫阿狗啊,多的是。”

 

韩文清心事重重的应了一声,低着头只顾挖坑刨土。

 

这已经是他埋的第三十一只兔子了,他最后扫了一眼那棺材里的白兔子。假如把他养过的每只兔子都放到他眼前,他一定认不出哪只是一号兔子哪只是三十一号兔子,韩文清从小到大只养红眼睛的小白兔,每次只养一只,他很少碰它们,因为小的时候曾有一只兔子是死在他的抚摸下的,韩文清发誓他真的一点劲儿都没用,但那一团就那样慢慢的僵在了他的手上。

 

十六岁以后,他就再没养过一只兔子,也没有去养猫养狗。不过他养了一个账号,名字就叫大漠孤烟。

 

再然后,名利双收的他发现了另一种养兔子的方式:云养兔。他在微博上关注了很多宠物博主,每天都看他们晒着自家的宝贝,每天都有新鲜热乎的小白兔可以看,宝贝兔子们有病有灾的时候他都会打点钱过去,逢年过节他还会给特别喜欢的兔子买这买那一齐邮过去,照片里的小白兔们干净好看活的壮实,韩文清觉得这就可以了。

 

鼠兔相刑,我还是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

 

手痒的时候他就去张新杰房里,他养了两只小仓鼠,一只黄的一只白的,特别温顺,也不咬人。每次见着韩文清都害羞的躲进笼子顶层的小房间里,他坐在地上,直接把房子从笼子里拿下来,然后手伸进去一只一只的掏出来。黄的白的就开始在他手心里赛跑,韩文清手接手铺成“路”,笑看着他俩玩。

 

韩文清想,还是老鼠和老鼠亲近,这俩小玩意儿就很亲我。但末了还是有点寂寞,像鞠水那样捧起手心,两个小鼠叠着躺在他手里……太小了,他们。韩文清虽然很少摸兔子,但他一直都没忘掉那柔软的触感,还有抱在怀里是那份切实的温热,那份踏实感是仓鼠给不了的,或许猫和狗能做到,但是……他还是喜欢兔子。

 

“队长,你什么时候来的?”韩文清回头,看见张新杰穿着睡衣颇惊讶的站在卧室门口。

 

“刚刚,你睡午觉我就没叫你。”

 

张新杰对于韩文清私闯自己宿舍这一行为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他看了一眼鼠去笼空的小城堡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转身弯腰到饮水机前接水,轻轻问了句,“喝水吗?”

 

“嗯。”

 

张新杰点点头,又按了一下冷水开关。他约莫接了水杯四分之三的水,一口没喝就递给了韩文清。韩文清先是把小仓鼠们都送回了小房子,又把小房子重新安在了城堡里,这才接过水喝了。

 

“快起来吧,地上凉。”

 

韩文清喝了一点,把剩下的递给张新杰,“这才一点,你怎么醒了?”

 

“渴。”张新杰一边喝水一边看着韩文清去卫生间洗手,喝完就懒洋洋的坐到了沙发里,抱着靠枕歪着头休息。

 

“回去睡。”

 

“不睡了,该到点了。”说着,又打了一个哈欠。

 

“下午又没事,你多睡会儿,昨天烧刚退。”

 

“退了就没事了,而且一会儿你还要去训练营,我想陪你去。”

 

“要你陪?有什么事我一个人处理不好。”韩文清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扯开他怀里的靠枕扔到一旁,“起来,回去睡。”

 

张新杰不愿意,也不说话,只倾着身子到一边拿那个靠枕。他听见韩文清压了一口气,然后下一秒他就被人扯住胳膊拦腰抱了起来。尚不习惯此事的张新杰慌乱间定了心神,只得环紧了韩文清的脖子望他,“你陪我睡?”

 

韩文清点头,“陪。”

 

后来有一次他俩玩闹的时候韩文清输了,张新杰要他说一个秘密。

 

“知道你属兔而不是属龙的时候,我很担心。”

 

“为什么?你不是最喜欢兔子了吗,我记得有一阵子你的手机壁纸都是兔子。”

 

韩文清看了他好一会儿,摇摇头只说道,“秘密。”

 

张新杰瞪大了眼睛,“队长你这根本不算告诉我一个秘密!”

 

“谁说的,我不是和你说秘密了吗?”韩文清嘴角微动,愉悦的看着张新杰一脸被欺骗的不可置信,故意又重复了一遍,“你看,秘密。”

 

张新杰气结,左右环顾了一下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扯过一旁的靠枕抱在怀里,往后退了好几下。

 

韩文清看着脸埋在靠枕里,和自己保持起距离试图以沉默表示抗议的恋人,忍不住轻笑出声,“过来。”

 

“过来,新杰。”

 

那人还不想理他,他索性坐起身把他强硬的抱了过来,让他窝在自己怀里,扔掉了他手里的靠枕,“过不过来?”

 

“你这样是不对的。”张新杰没法只能仰头看他,末了顿了一下,板起脸眼里却露出了些许的担忧神色,“我不想理你了。”怒嗔的话偏偏被他说得真实冷静一本正经。

 

“好,是我的不对。”韩文清安抚似的揉他的肚子,见人转过头听话的靠着他时才不再压抑嘴角的笑,他清了下嗓子,继续说道,“我从小到大养了三十多只兔子,全死了。家里人说是鼠兔相刑,命里克兔。”

 

怀里的人怔了一下,“不会的,可能是养的方法不对或者是你挑选的品种不好…没事的,你不要乱想。”张新杰缓缓覆上了他的手,安慰似的摩挲着,“要不明天就去宠物店看看?你喜欢的话就养,我会帮你养的,队长,你不要乱想,没有什么鼠兔相刑,命里克兔的,哪有人命里克兔的,这种说法太奇怪的,说到底,生肖也只是古时候人们……”

 

韩文清见他说着说着就要给自己科普起十二生肖的,只好无奈的出声打断,“我知道,我不信这个。”

 

闻言张新杰才松了一口气,“嗯,对。你看,我养仓鼠不也养的挺好,哪有鼠兔相刑,他们不都寿终正寝了。”

 

“是啊。”韩文清看着两人交叠在一起呈现出明显色差的手,闭上眼吻他的发,“不过啊,新杰,你是不是胖了?”

 

“啊?”

 

“刚才抱你的时候特别费劲,现在胳膊还有点酸。”

 

张新杰挺直了腰,愣了好一会儿才急忙下了地,“我去量量。”

 

韩文清抱着靠枕摔回沙发上,低声笑了好一会儿才惬意的翻了个身,瞅着过道等张新杰回来,他大概会说:队长,我才没胖。刚才是姿势的原因,是你感觉的失误……之类的,或者他真的胖了,那大概就不会出来要一直坐在书桌前拟好健身计划才肯罢休吧。老实说他挺希望是后一种的,这样的话,怎么说呢…

 

这不就是他终于养好了一只又白又胖的小兔子吗?




评论(13)
热度(290)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