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韩张】《双十一》

※总算赶上了,祝大家双十一快乐。


正文:

张新杰从不参加双十一。想买的商品一下打六七折确实令人心动,但要等十天半个月才能收到货未免就太磨人了,他宁可提前下单。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会算下差价,然后在心底默默的唏嘘一声:这能买多少碗酸辣粉啊。但转念一想,酸辣粉吃多了对胃不好,他便就此释怀了。



还有一种情况是他想买都买不上的,比如有些店家会在双十一这天推出一款特定商品,再挂上就此一天绝不再卖的招牌,吸引人群是一波波的来。这种商品需要人紧守着零点抢着下单,比的就是网速手速,这两点他当然不会输……只是最基本的熬夜这点,张新杰完败。一觉醒来宝贝页面都不给他留。



无可奈何,只能放弃。张新杰最后看了一眼收藏单里的限量手表,颇不甘心的摇了摇头。



“就当你我有缘无分吧。”



“嗯?”回屋拿充电线的人应了他一句,“和谁说话呢?”



“没…队长你在屋里刷也行。”



韩文清摇头,“打扰你睡觉。”



张新杰无奈一笑舒了眉眼,和韩文清互道晚安后躺到了床上,那人走远几步又走回来吻他的脸颊,“灯关了。”



“嗯。”



雷打不动的作息双十一也打不动,七点半他散步回来时韩文清还没醒,张新杰犹豫了下,轻手轻脚的推门而入。



“队长,”他蹲在床边小声的唤他,“再不起该迟到了。”韩文清退役以后就在霸图做教练,每天朝九晚五,家和霸图两点一线的跑。



韩文清被他叫的直皱眉,趴在床上把脸别过去继续睡。



“那我给队里打电话说你不去了。”



韩文清挣扎着要从床上坐起来,一个没稳住又跌了回去,身子骨像黏在床单上似的就是起不来,“……你想怎么说?”



“韩队熬太晚起不来。”



“别…”韩文清艰难的把眼睛挑开了一条细细的缝,一面脸颊埋在枕头,嘴被压得微撅,“丢人。”



张新杰笑,一遍遍的抚开他皱在一起的眉,“你这是熬多晚啊…再多睡一会儿吧。”



“霸图呢?”



“我替你去?”



韩文清苦着脸摇头,拽着他上床,“你去更可疑,我去。你先帮我揉揉脑袋,嗡嗡得疼。”



“这样行吗?”张新杰让韩文清躺到自己腿上,替他按太阳穴又不断的揉着头顶。



韩文清哼唧了几声表示满意,呼吸粗重眯了一会儿后突然说道,“你去也行,奇英昨天还和我提你呢。”



“呵…这孩子。”



韩文清扒拉开眼缝瞅了他一眼。张新杰低头更加用心的为他按摩,“昨晚都买什么了?”



“好多,看着顺眼就都买了。”



“让我看看?”



韩文清从被窝里摸索出手机递给张新杰。



“你这是藏哪了…”



“太晚了,扔一边就睡了。”



“嗯…咱家不缺洗发水啊,”张新杰翻着那长长的一列待收货,“以后别这么买日用品了。”



“哦。”


“还给我买衣服了?”



“情侣的。”



哪里是情侣的,不过是两件尺码不同的同一卫衣罢了。张新杰这么想着,手里的动作却越来越温柔,“我想起了你第一次给我买衣服。”



韩文清突然不好意思起来,翻了个身趴到张新杰腿上,双臂环着他腰,一面还咕哝着,“别提了。”


“可那挺好的啊。”张新杰又忍不住笑,捏了捏他的耳朵。



那时候两人刚交往,初秋的一个夜,他和他并肩走在路上。韩文清突然伸手揽过他往上抱了抱,张新杰惊讶得差点叫出声,下意识的抱住韩文清的肩,两条腿就那么要落不落的悬着,“队,队长?”



韩文清没吭声,慢腾腾的放他下来。再彻底埋入他怀里前张新杰看到的最后一眼景色是两只灰扑扑的飞蛾绕着路灯吱吱的转,如此平常,却刻在了他心底。



后来他才知道那时韩队是想给他买衣服,又不清楚他的体重,索性抱着他掂量了一下。



“队里就有资料,再不济百度百科上也有,怎么不去查查呢?”



韩文清沉默了好久才回他,声音不知为何有些沙哑,“我这不是…没谈过恋爱吗。当晚看见了就着急想给你买。”



“上学的时候也没谈过?”



“我都不怎么和女同学说话。”



张新杰点点头,看得出来,现在哪有人还叫女同学的。他很开心,或者说是幸运或者说是骄傲……韩文清长他四岁,却将一切的宝贵都留给了他,就像是他一直在未来等他,就像是这相遇相知相恋都是命中注定一样。



他命里缺我。



张新杰很少妄下论断,但十年后的今天他可以对此确信不疑。



“好点了没?”在现实生活里也尽心尽力治愈拳皇的第一牧师俯身问道。



“……”



“唉,你到底是几点睡的啊。”



“我…”韩文清顿了一下突然说道,“我给你把那个手表买下来了。”按揉他后脑勺的手停了一下,韩文清翻了个身,拉过张新杰的手放到自己的脑袋上。



张新杰有一搭没一搭的给他按着,低了眼神色有些凝重,“你怎么知道的啊?”



“我在你手机看见的,双十一限时,一看你就买不到,我就放我购物车里了。”




“…嗯。”



韩文清不满,“怎么一点儿都不开心啊,哄你高兴才买的。”



张新杰有点无辜的看了韩文清一眼。



可我是想把它当成新年礼物送给你的啊。



嘴一张却是半分不想拂了那人的意,“开心,我就是不想你这么熬夜。”



“没事。”韩文清阖上眼心满意足地笑了。张新杰按得他很舒服,头已经不是那么疼了。他决定再躺五分钟就起床。


评论(19)
热度(401)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