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韩张】《他的家》(韩家/第二篇)

前篇

※成文01部分略有改动,上一篇就先删掉了。

※完整版ver1.0。依旧是车。


正文:


张新杰挣扎着从被窝里坐起身,拉开半面窗帘往下看,大年初一的早上小区安静得很,下了一夜的雪积在地上厚厚的一层。微冷的空气萦着他裸露在外的上身,因守岁晚起而昏沉的脑袋顿觉清醒。他心血来潮往窗户上哈了一口气,刚想画点什么就被韩文清拽回了被窝。后者从他身后抱住他,手脚并用把他锢在怀里,一张嘴就是能能唧唧的鼻音:

 

“睡觉。”

 

张新杰抗议,在他怀里艰难地翻了个身,往床头挪了挪,半个胸膛露在被子外面,揉着他的乱发低头在他耳边说道,“九点了,该起床了。”

 

韩文清仍闭着眼,凑到他怀里打他的屁股,“大过年的不让人消停。”

 

“大过年”真是个好用的词汇,张新杰想,它能让一切违反惯例的懒惰消极都变得合理且富有人情味。拗不过韩文清与大过年的双重攻击,他只好又滑进了温暖的被窝里。散着寒气的皮肤立刻就被韩文清热到发烫的臂弯捂暖和了,他枕着他结实而富有力量的手臂,百无聊赖的数他的睫毛。数到第七根的时候有些记不清位置,他只好抬起手轻贴着他的眼睑一点点往后数。

 

还没数到一半就又被打了屁股,“老实点。”

 

“队长,我想起床。”

 

韩文清终于肯睁开眼睛看他了,只不过那眼里布着血丝,再配上紧皱的眉与不耐地哼声更是显得异常摄人。张新杰一点儿都不怕,凶残的老虎只是表象,那里面住着的是再温顺不过的小家猫,只要对待方法正确的话。

 

可显然,他今天的方法就不太正确。


“应该不能。”张新杰平静了些才觉出腿跪得发麻,他拽着韩文清的胳膊翻了个身,冲他招了招手,“过来,躺下吧。”

 

韩文清点点头,侧拥着他躺进了被窝里。

 

“好暖和。”

 

“嗯。”

 

张新杰轻轻的笑,“我是说你的在我里面很暖和。”

 

“有多暖和?”

 

“从里到外的暖和。”

 

“让我也试试?”说着,韩文清就轻轻别开了张新杰的腿,扶着还在不应期的事物抵在那湿润异常的入口前。

 

张新杰把脸埋进韩文清脖颈下面,拥紧了他予以默许。

 

重新相连的瞬间两个人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浅浅的叹息,过多的滑腻液体被挤了出来,直接滴到了他俩的大腿上。

 

等两人都适应了以后,张新杰才缓缓的开口,“刚才说的话……你想要孩子了?”

 

韩文清轻轻抚摸张新杰的脑袋,阖上眼反问他,“你不想?”

 

“想。”张新杰顿了一下,“试管婴儿,现在已经很成熟了。”

 

“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代孕呢?”

 

韩文清一笑,“嗯。我代一个,你代一个。”

 

张新杰也笑了起来,脸颊紧贴着韩文清的胸膛,“那要是孩子不像咱俩怎么办?”

 

“嗯?”

 

“孩子生出来要是不像你的话,我一定没办法真心爱他。”

 

“小气样。”韩文清又进了几分,低头贴着他耳边说,“只要是你的孩子我都会爱的。”

 

“…不要。”张新杰想了一会儿,抬起头瞅着韩文清说,“不提这么危险的事了。”

 

“好。”

 

“其实我们可以去领养一个。”张新杰又想出了一个法子,“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韩文清也挺满意这个提议,“女孩。”

 

“我也是,”张新杰抬起一条腿搁到了韩文清的身上,“闺女好。儿子也不错,养两个也可以……嗯,那咱们需要先办理一些证件…”

 

“打住。”韩文清怕他说着说着就要拉他去孤儿院了,大过年的,他想再和他腻一会儿。

 

张新杰安抚似的冲他笑,撑起身子吻他的额头,“你永远是最重要的。”

 

“嗯,还有呢。”收到了意料之外的情话,韩文清反而不满足的往前蹭了蹭。

 

“我…”张新杰顿了一下,突然翻身压在韩文清身上,双手捧住他的脸颊。他秀气的眉微微拧起,眼神清澈能一眼望到底,他说:“我真的很想给你个孩子…孩子,其他的什么…你想要的一切我都想给你。”声音里夹着一丝无能为力的痛苦。

 

他想听的不是这句,他们都知道。张新杰的话太浓太重,坠在韩文清心上沉甸甸的压着他。韩文清抱紧了张新杰,翻身将他困在他与墙壁形成的夹缝里,他尽可能的压迫着他,深入他的体内紧贴他的皮肤,直到把张新杰逼到呼吸困难才停下。


“我知道,但那只是锦上添花。”韩文清揽着他腰的手逐渐收紧,他几乎要用尽他所有的力气去让怀里的人感受自己的存在,“你永远是最重要的。”


张新杰点了点头,困难的伸手双臂也将韩文清紧紧的搂住。冰凉的墙面,炙热的怀抱,以及相连相通的身体与心意。他在一种几近窒息的状态下平静下来,全世界只剩下韩文清与他逐渐共振的心跳。


评论(12)
热度(227)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