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韩张】《他的家》(韩家/第一篇)

※见家长系列

※短篇短篇加短篇,不定更。


正文:


过年那天下雪了。


雪下得很大,雪花直愣愣地往地上砸。张新杰仰起头,大成团的雪冰柱似的从天刺下,眼睛因为条件反射眨个不停,睫毛忽闪间灰蒙蒙的天又染了一层水雾,他抬手想揉眼睛,眼睑接触到的却是韩文清的手指,他一点儿都不介意,自然而然的带着那手去擦眼角的泪水,对方也只是瞥他一眼,擦完以后便重新握紧他的手插回口袋里。


韩母搀着韩父走在他俩前面,他和韩文清一人一个塑料袋,里面鼓鼓囊囊的都是新春气象。四人两对一前一后踏在绵软的薄雪上,空气安静的只剩下干燥与寒冷,张新杰把脸藏进围脖里,低头呼出的哈气模糊了整个镜片。他不想擦,在口袋里攥紧了韩文清的手,任他带着往前走。


韩文清家在七楼,一间百来平米两室一厅的公寓,是他父母年轻的时候自己挣下来的,儿子出息了也没想过要换。房子装修的很有格调,过了十多年依然不落俗套,当年没请装修公司设计,过道墙上雕刻的花纹都是自己琢磨的。他父母都是文化人,否则韩文清也不可能有这么个名字。


家门一打开暖意就扑面而来,热气疏软筋道活跃情绪,韩母笑着发出一声“还是家好”的感叹,韩文清跟在她身后把东西都提进了厨房。


“新杰,”张新杰正杵着门板换鞋,闻声便抬头往客厅沙发的方向看,韩父扔了大衣就扯过一旁书桌上的棋盘,兴致颇高冲他招手,“来来,下一盘。”


“刚回来你就要人跟你下棋!”厨房里传来一声嗔怒。韩父笑笑仍拉着张新杰坐沙发上下棋。韩文清把东西放好后顺手拿了个西红柿,刚出厨房就被母亲打了一下,“洗了吗?”


“洗了。”韩文清抖抖手上的水,看母亲又弯腰去倒腾冰箱,杵在原地有点楞,“妈,我干啥?”


“呆着去。”


“哦。”韩文清三两口吃完一个西红柿便坐到客厅里。他家沙发是紫色的,上面摆着白色印青花的靠枕。韩文清靠着一个抱着一个,高大的身体窝在沙发转角里,看了会儿棋局就有些无聊的掏张新杰的手机出来玩,他自己的手机在充电。

 

“我帮你看消息?”

 

张新杰头也没回的应了他一声,手握着象棋子琢磨棋局。

 

新春道贺的消息非常多,韩文清一扫而过,挑几个重要的帮新杰回了,几个通信软件都过了一遍后两人也差不多决出了胜负。韩文清凑过去看了下,不由感叹不愧是张新杰,这关系都不放水,层层包围恨不得把他爹的子全吃了。

 

韩父紧皱着眉寻找突破点,最后却也只能无奈的放弃,大叹一声。

 

“你小子厉害啊,认输认输!”

 

张新杰有些不好意思,一边收拾棋盘一边说,“您也厉害,倒数第四次走的特别好,我都没想到。”

 

“我爸这么厉害?”韩文清冷不丁的插了一嘴。

 

韩父扫了他一眼,拿起棋子作势要扔他,“怎么的,有意见啊!”

 

“爸我不是那个意思,”韩文清贴着沙发背躺了下来,单臂撑着脸颊仰头瞅他爸,“我是指你能让他意料不到的厉害。”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新杰四大战术师,失误率一直都是联盟最低的。”

 

“这么厉害!”韩父满是惊喜的笑了起来。

 

韩文清也跟着他笑。张新杰脸微红,抿唇摇了摇头,“还好…韩队才是真厉害。”

 

韩父点点头,又瞅了一眼他儿子放到人腰上的手。韩文清注意到他的眼神也没要收回手的意思,反倒是收紧了催促起他,“爸,不下了?”

 

“…先不下了,我要闭关琢默琢默。”

 

“老人家,先吃点水果再闭关行不?”韩母端着还沾着水珠的果盘走过来,张新杰起身接过果盘搁到桌上,落座的时候被韩文清一带直接靠到了他肚子上。他有点局促,但也没挣扎,僵坐在原位不动弹。

 

“新杰啊,爱吃什么馅儿的饺子啊?晚上我多煮点。”

 

“都行,三鲜吧。”

 

“三鲜,挺好,呵呵,一家人都爱吃三鲜。”


张新杰轻轻笑了起来,这才缓缓放松了身体靠到韩文清的怀里。


评论(18)
热度(159)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