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文段三则②】《韩张纪事》(睡觉篇)

※依旧韩张+漠石落一家三口标配
※前篇见个人空间同名文章

正文:

四、醉酒睡

张新杰喝醉的时候,不耍酒疯不说瞎话,就只是脸色酡红安安静静地望着同行人,也不说话,只是笑。韩文清和他不一样,他一喝醉就要脱上衣,不管是寒冬还是热夏,谁都拦不住,谁拦他骂谁。但等他心满意足的把结实的身材露出来以后,他就乖了,窝在一边阖眼休息。


所以,你知道的,霸图正副队一年四季都黏在一块,更何况那种一来就半个联盟的大型聚会呢?


各色灯光晕染的超大卡拉OK房间里,茶几上地板上倒着立着数不清的啤酒瓶,空气燥着酒精发酵的气味愈加让人放纵昏沉。喻文州和王杰希站在前面唱歌,一首好好的合唱硬是拼出了斗歌的意味。张新杰就坐在最昏暗的沙发转角处看着他俩笑,一边笑一边抱着一瓶起了盖的啤酒,轻含瓶口往嘴里吸,完全喝不到也不恼。


一曲罢,众多起哄声响起。张新杰也只是藏在一堆人里头呵呵地笑,下巴压住啤酒瓶空出两只手鼓掌,身子不稳,微微一倒就惹了麻烦。


“啊,队长…”


张新杰急忙把歪斜着洒出来了的啤酒瓶放到桌上,拽了几张纸巾过来给韩文清擦身子。那人喝了酒就要脱衣服的习惯还是一如既往,好在天气还有点热气儿,在室内的话但也冷不到哪去。韩队体热爱出汗,长年锻炼累出来的肌肉一块块的染着薄汗,冰凉的啤酒顺着他紧实的腰往下流。韩文清像一头被吵醒的老虎,眼里泛着凶光。他低头看了一眼弯腰给自己擦身子的张新杰,突然抬手扣住他的头就往下压,“舔了。”


酒精沙哑了嗓音,他低着声音,只有离他最近的张新杰听得到。


张新杰来不及反应就被韩文清狠狠压住了头,他的脸被迫紧贴在沾满啤酒的腰腹上。韩文清喝了酒以后力气不减反增,张新杰手杵着沙发挣扎着起不来,过了一会儿眼镜脏了脸也湿了嘴巴也如韩文清所说吞进去不少啤酒,他干脆放松了身体躺到韩文清腿上,呼吸粗重全都扑打在他的肚子上。


“…舔完了吗?”


张新杰闷闷地点头,“舔完了。”


韩文清满意地收了力气,大手仍覆在张新杰后脑上,有一下每一下的抚摸着。


“队长,我腰不得劲。”张新杰左手攀上韩文清的肩想起来,对方却一手伸到他身下环住他,一手伸进他衣摆里面帮他揉起了腰,“怎么样,好点了吗?”


“唔…”张新杰犹豫了一下,干脆就躺到了韩文清怀里,“再使点劲儿。”


队长的体温真高,张新杰想,手也热,暖烘烘的,就像个暖宝宝。


“我的天啊队长你可不唱了我要受不了了,你看老韩和张新杰他俩干什么呢…”


隐隐约约间似乎有谁在说个不停,好像有更多的目光都扫过来了,张新杰不安的动了动身子,抬头发现韩文清已经靠着沙发仰头睡了过去,而自己,韩队的一条腿屈起踩着茶几,支撑着他躺在他的怀里。


而且韩队的手还伸进了他衣服里,即使那只是在帮他揉腰。


张新杰清醒了一点,缓慢地坐起身,往后望了一眼。


还好,屋子里仍然昏暗吵闹。


他暗松了一口气,坐回原位。韩队像是感应他的离开似的,歪头就往他身上倒。张新杰让他躺到了自己腿上,拽过他的外套替他盖上,自己也窝到了沙发角里,抱怀打起了瞌睡。


好困啊。他想,好想快点回去和队长睡觉。


五、哭闹睡


长河落日小时候特别喜欢窝在石不转怀里睡觉,他最喜欢玩逆光的十字星,小时候不懂事经常把那精致的小十字架含到嘴里咬。石不转怕他咬坏了牙,抱着他轻拍屁股,“乖,不咬啊…”长河落日不听,呜呜啊啊的继续咬,口水流了石不转一领子。他没办法,仰着脖子找那人,“大漠,大漠!”


一直面朝沙发里睡觉的大漠孤烟慢吞吞地翻了个身,看了他俩一会儿突然面无表情地大吼一声,“小崽子,惯得你毛病,松口!”


石不转头痛,怀里的一团软肉楞楞的挺直身子,看了一眼已经恢复常态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大漠孤烟,又看了一眼担心地望他的石不转,瘪了瘪嘴,大眼睛里瞬间盈满了泪珠,还没长开的小手费劲的环住石不转的肩,小嘴一张就哭得撕心裂肺。


“哎呀,不哭了,”石不转急忙抱着他坐到大漠孤烟旁边,轻轻地晃悠,“哦哦…不哭不哭…爸爸不凶你了啊…”


哄了一会儿还不见好,石不转嗔怒,“起来,你弄哭的,你哄!”


长河落日听到这话,哭得更厉害了,紧紧攥着石不转的衣服不撒手,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奈何大漠孤烟长臂一揽连着石不转都给拉了下来,他背环着石不转,大手绕到前面拍长河落日的背哄他睡觉,低着声音说,“乖,不哭。”


小小的身体一抽一抽的渐渐止了哭噎,长河落日又摸上石不转的耳垂,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石不转抱紧了他,悄悄转头盯着大漠孤烟,有些不满地说道,“你不要这么骂孩子。”


“不骂他咬坏了牙怎么办?”


“你把他拉开就好了。”


“不骂永远也没记性。”


“长大了就不咬了。”


大漠孤烟有些烦躁,大腿压上石不转把他往里锢了锢,“睡觉。”


“我带孩子去床上睡…”


大漠孤烟叹了口气,坐起身下了沙发,俯视着石不转让他把孩子抱好了。


“干什么?”


他拦腰抱起带着长河落日的石不转,大步流星地往楼上走,“睡觉。”


六、标配睡


张新杰喜欢咬韩文清下巴,最喜欢趁他躺沙发上休息的时候慢慢凑过去,双手搭上他宽厚的肩,先用鼻尖蹭蹭他连着脖颈的软肉,再亲吻他的下颌,张开嘴轻轻咬上去,牙齿左右摩擦,舌尖划过刺拉拉的胡渣。韩文清总会仰脖任他闹,伸开双臂把他抱到怀里,一面享受着身上令人安心的重量一面放松的窝进柔软的沙发里,半睁开眼瞅他,“晚上去哪儿吃?”


“在家吃。”张新杰往前挪了挪,轻轻啄吻韩文清的唇,“我给你做,想吃什么?”


“唔…”韩文清含住张新杰的下唇瓣,想了一会儿后突然扣住他的头与他交换了一个绵长湿润的吻,唇舌分开,鼻尖相抵,呼气交错勾着他俩的心思全都扑到彼此的身上。


“想不出,晚上一起去超市吧。”


“好。”张新杰侧身陷在沙发里,枕着韩文清的臂膀,一条腿缠进他的双腿间,发凉的手覆在他侧颊上轻轻抚摸揉捏。他按着习惯,以一种韩文清翻身就能完全拥他入怀的姿势缓缓阖上了眼。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地任时光静悄悄地遛指缝…这不是懒散的浪费,他想,这是我生命的滋养。









评论(12)
热度(246)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