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文段三则】《韩张纪事》

※内有韩张/漠石/韩张宋一家三口/漠石落一家三口
※漠石不完全等于韩张
※会是一个系列,有事没事就记个事
※文段之间没有特定联系

一、奖励

韩文清最近有点迷。前几天张新杰感冒,身体不舒服,韩文清就站他旁边让他坐着报告队伍情况。小他四岁的张新杰仰头望他,苍白着脸红着鼻子,清亮的声音染着浓重的鼻音还努力的一字一句想把话说的清晰,


“以上,就是这些了。”


韩文清点点头,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张新杰唔了一声,闭上酸胀的眼迷迷糊糊地就仰头去蹭他的手心。韩文清笑了,象征性的又揉两下后就收回了手。


打这之后每天做完报告,张新杰都会抱着文件夹看他一会儿。刚开始韩文清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后来还是张新杰忍不住了,念完材料后杵在他桌上问他,


“队长,我这个报告做的怎么样?”


“相当不错。”


“和我生病那天一样不错吗?”


“啊?”韩文清愣了一下,点点头。


“那为什么不给我?”


韩文清顺着张新杰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手。突然被人紧紧盯住,它有些无辜的动了一下,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划过透亮的实木桌。他突然反应过来了,手心一阵发热,连带着脸上都有些烫。


从此以后,韩文清都要赶在张新杰过来作报告前清个嗓子站起身,手贴着裤缝有一下没一下的蹭。他想,我倒像个接受检阅的人了。



二、认亲


大漠孤烟不清楚石不转到底是怎么生出孩子的,可这不影响他们突然就有了个17岁的大儿子,还和他是情侣名。

“长河落日…”大漠孤烟复杂的看了那小子一眼,转头冲石不转说,“真是我的?”


石不转点头,“不是你的难道是我的?”


“卧槽不是你的??”大漠孤烟瞪大了眼睛,急忙摇头解释,“我除了你之外啥也没干啊。”


石不转脸微赧,想拉他衣袖却发现这位暴露成性一年四季都不好好穿衣服,只好退而求次拽他的披风,“跟你开玩笑呢,是我的。”


“两位爸爸。”确认了身份的长河落日往后一甩同款披风,面不改色的给他俩行了个大礼,“孩儿不孝,来迟了。”


石不转急忙弯腰去扶长河落日起来,等他站好以后就颇欣慰的将他从头看到尾,笑着说道,“真好,真好。”


“嗯。”长河落日微低着头有些腼腆的笑了,“爸喜欢就好。”


大漠孤烟凑上来,拍了拍长河落日的肩,“都叫爸也不是个事。你现在叫他爸,喝了奶之后就要改口了。”


不待长河落日嘴张开,石不转就皱眉呛了回去,“你也没少喝,你是不是也得那么叫啊。”


“我那个能一样吗…”大漠孤烟眼看向别处,胡乱得应付道,“我喝叫…叫情趣。”


三、可爱

韩文清披着黑红队服端坐在训练室最前面的电脑桌前,双手拿着手机翻阅霸图官博。张佳乐倒水回座位时正巧瞄到他盯着屏幕眉头紧锁眼神深邃,小声呢喃着,“真可爱啊。”


张佳乐在心底默默骂了句卧槽,定了心神凑过去问,“队长你看啥呢?”低头就看到屏幕上只一张放到最大的照片,白皙的脖颈,干净的浅蓝色衬衫领外一件深蓝色的毛衣。他想了一会儿,压着声音问道,“新杰?”


“嗯。”韩文清有点不好意思,按了锁屏键抬头望张佳乐,用眼神告诉他你可以回去训练了。张佳乐犹豫了一下,还是按耐不住好奇心,硬着头皮问韩文清,“哪,哪可爱啊?”放那么大也看不见脸。


韩文清没说话瞪了他一会儿,看得张佳乐直想冲出房门远离尘世退回云南的山与林,但他坚持住了!韩文清终于有了动作!他点开手机把照片重新放大,有点宝贝似的递到张佳乐面前,加快语速含糊不清地说道,“十字架,项链。”


“就这个,可爱?”张佳乐不可置信的问。


韩文清皱眉,同样投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真人还戴十字架,不可爱?”


张佳乐不想和他争论,他琼瑶味儿十足的摇着头,一边摇一边往后退,脚下抹油似的滑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连带着粉色杯子里的水都溅出了一点。林敬言坐他对面止不住地笑,脸藏在显示屏后面不出来,伸手给他扔了包纸巾。


“自己找虐。”


“谁知道韩队这个浓眉大眼的都会背叛革命啊。”张佳乐有些忧愁,“异地恋没法活了,宛如一条单身狗。”

评论(22)
热度(242)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