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韩张】《七年之痒》(第二章/中篇HE)

张新杰没能想出个所以然,韩文清翻了个身把他捞到怀里后,他就又睡着了。下巴抵着熟悉的宽厚胸膛,耳边全是那人喷洒过来的热气,打在他身上就能立即融为一体,仿佛那才是他赖以生存的呼吸似的。

 

你的存在熟悉到与我融为一体。

 

张新杰迷迷糊糊的想,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够了吧?所以,就这样吧。

 

一夜无梦。当他醒来时,韩文清背对着他侧躺在一旁,双腿夹着被子仍睡得安稳。本来就是休假期,他也没想叫韩文清起来,迷瞪了一会儿身体就擅自按着长在体内的日程表开始运转,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坐在外面的小饭店里消灭了两碗粥六个包子,擦擦嘴看看表,给韩队买了些早点就回了酒店。

 

一进门便和韩文清撞了眼神,那人赤裸着身体坐在床上,对他点了头示意。张新杰看他在打电话就没说话,把买来的早点放在桌上后就凑到了床上坐他身边。

 

“妈。”

 

张新杰一愣,心跳声骤然加大,他感觉自己就像个怕被家长老师知道早恋秘密的中学生。

 

“挺好的,我这周末就回去。”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伸手把他拽到了自己腿上,空出来一只手摸进上衣和他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张新杰无奈地冲他笑笑,抱着他的腰任他乱摸。心脏杂乱的跳声和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混在一起,他动了动,想听又不想听,把耳朵用力的压在韩文清的大腿上。

 

“妈你看你,说好了不提,又提。”

 

张新杰阖上眼,往前靠了靠把脸埋进韩文清的腰胯处,嘴唇接触到的面料底下的东西开始蠢蠢欲动。他近距离看着那藏蓝色的熟悉内裤,心思却飘到了更远处。

 

刚才他确确实实的听到了,伯母在电话那边用充满担忧与期盼的声音试探着:

 

有女朋友了吗?没有妈给你介绍一个吧。

 

被某种畏惧的情绪强压下的违和感像从潘多拉盒子里涌出的灾难一样肆溢,黑压压一片让他喘不过气。

 

“我现在只想专心霸图,那种事等之后再说吧。”

父母与霸图。

罪恶感、自我怀疑。

 

他不由得大喘着气,紧贴着嘴巴的东西终于完全的挺立,他甚至可以隔着内裤勾勒出它的形状。韩文清扣着他的头往里压了压,以吃饭为由挂了电话。

“给你买了包子和粥。”张新杰往外挣脱了一下,被韩文清压着没能起来。

 

“什么馅的?”

 

“有菜有肉…你,赶紧吃吧,不吃该凉了。”

 

“我难受。”韩文清笑了一下,想继续把这“春色暧昧”的氛围继续下去。却不想张新杰突然抓住他乱动的手,强硬的坐了起来。

 

“我也是,你快吃吧。”

 

韩文清皱眉,不解地望向张新杰。张新杰低着头不看他,站起来背过身将早餐摆好。

 

沉默,尴尬而压抑。

 

背后传来一声有些扫兴的叹气,沉甸甸的压在张新杰心尖上。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韩文清就穿好裤子走了过来,没事儿人似的拍他的肩,拉过椅子开始吃饭。

 

张新杰站在一旁,迟疑了会儿,突然说道,“训练营已经开始训练了,我先回去?”韩文清拿勺的动作滞了一下,他把嘴里的粥咽了,瞅着还冒着丝缕热气的小米粥,声音里听不出喜怒、十分的平静,“去吧。”

 

走了。

 

门开门合的噪响还在韩文清耳膜里回荡,反衬着房间里的寂静愈发地惹人难过。

 

韩文清放下筷子,向屋里看了一眼。

 

真的走了。

 

不痛快的情绪在胸腔里激荡,泛着黑的火舌底下腾腾燃起的情绪却是不安。根据他对张新杰多年的了解来看,这件事绝对有后话。虽然他也不太清楚这件事具体指哪件事,可韩文清没有多想,见招拆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张新杰来那就他亲自上,管他是哪里出马、上哪里,总归有办法。

 

他的预料是正确的。

 

他回霸图的时候差不多九点,张新杰堵在训练室门口,非要和他去宿舍单独谈谈,大有你不答应我我就站死在门口的架势,韩文清无奈,被他拉着两步做一步回了宿舍。

 

“队长,你冷静。”

 

反锁上门,张新杰劈头盖脸就给他来了这么一句,韩文清突然有点慌,这是要和他说什么大事还要提前打个预防针?但他还是表现地很淡定,坐在床上点点头,“嗯,你说。”

 

“我最近发现了一件事情。”张新杰腰挺得笔直,站在韩文清面前,轻轻吸了一口气,“我不爱你了。”

 

韩文清大惊。

 

“你也一样,不爱我了。”

 

韩文清大怒。被怀疑的怒气连带着清晨的不痛快一起烧得他气血上涌,他噌得一声站起来揪住张新杰的衣领把他拽到自己跟前,胳膊上的青筋一鼓一鼓的,连带着整个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

 

张新杰没有被韩文清的气势慑住,他轻轻握上了韩文清揪着他的手,黑得发亮的眼睛直直地望了过去,“队长,你冷静,放开我。我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和你吵架的。”说着,张新杰趁韩文清动摇的时机缓慢而坚定的将他推在床上,自己则双腿分开跪坐在了他的腿上。这种姿势能够一定程度上取悦韩队,并且可以让他多掌握一份主动性。果然,韩队的脸色看起来好了一点,右手也从揪衣领变成了环他腰。

 

“说。”

 

“队长你知道七年之痒吗?”

 

韩文清点点头。

 

“我们就是,现在你和我之间已经没有那种爱情了。”

 

“怎么没有?”

 

“你还会心动吗?”

 

韩文清沉默了,其实在这之前他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两人情感的变化。他想过改变,却只能在真情实感面前无能为力。

 

可是,那又如何?

 

就算不心动了又怎样,这不是谁都会经历的事吗?第七年了,七年之痒了,可我还想和你在一起,难道这还不够吗?

 

“我最近表现的是不太好,忽略了你的感受。抱歉,我以后会注意的。”韩文清抱紧了张新杰,真诚的望着他予以承诺。

 

张新杰却摇了摇头,“不是的。不是改不改的问题,是值不值的问题了。”

 

“你…什么意思?”

 

“队长,咱们在一起要承受太多压力了。”

 

“这事不是早就说好了吗?”韩文清的眼睛危险地眯起,他低沉着声音用颇具威慑力的眼神盯着张新杰,“我们说好了,有机会就和父母说,退役以后淡出大众视线再结婚,这不是已经决定好的事吗?”

 

“怎么,你后悔了?”

 

张新杰仍然冷静,“什么时候才能等到那机会?就算等到了,说了,你我都是独生子,又是战队代表…我们身上有多少…”

 

“所以你想放弃了?!”韩文清骤然提高了音量,右手死死地将张新杰扣在自己的怀里,呼吸都因怒气而粗重了起来,“张新杰,你现在跟我说这些什么意思?”

 

“我们相爱的时候,你和我在一起,什么都不怕,因为我爱你,你爱我,我们值得。现在呢,只是因为我们曾经相爱过,因为我们习惯了彼此,我们就要为这惯性去伤害父母?这样的坚持真的有必要吗?”

 

“闭嘴。”

 

“这不是爱,是懦弱。没有勇气面对真心,没有勇气说不爱、说放手。”

 

“我叫你闭嘴你没听见吗!”

 

“你凭什么叫我闭嘴?”张新杰狠狠地揪住韩文清的衣领,不甘示弱的喊了回去,“非要在十一点以后上床的是你!连润滑都不给我做就进去的人是你!不珍惜了的人是你!”

 

韩文清楞在原地,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见状,张新杰的手无力的垂下,整个人都疲惫至极似的瘫在韩文清身上,脑袋抵着他的肩膀,“如果我是个女孩儿…七十年之痒我也不想和你分开。我们可以光明正大,我们会有孩子,父母会放心,这对霸图也是一段佳事…可我不是,你也不是。”

 

韩文清的心被蓦地揪起,他的声音含着同张新杰一样的颤抖:

 

“我不要和你分开。”

 

他说,“我不爱你,可我也不会爱上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啊。”

评论(10)
热度(207)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