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黑篮高绿向】《他与他》短文集

《某个六月星期日的他的日常》

地球·日本·东京·高尾家

六月的午后天暖的正好,太阳被丝丝缕缕的薄云遮掩着没了毒辣的强光。高尾在自家院子里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又转了转有些落枕的脖子,一边听着骨头咔咔作响一边向安放板车的角落走去。开了锁将板车推到院子中央,高尾头疼的看着木板上的脏渍。

“为什么要答应和小真猜拳来决定谁洗板车啊,笨蛋吗我?”自我埋怨了一会高尾还是认命的接了一盆水,一手拿抹布一手拿刷子准备大干一场“今天一定要把你擦得闪闪亮亮!”

看起来很简单的清洗做起来却不轻松,高尾挤了些洗洁精洒在一处暗红上面费力的刷了半天也不见干净

“这块怎么回事啊?话说这是啥啊?”他眯起眼仔细看了看,忽然像想到什么似的“小豆汤?小真那家伙居然把饮料都撒在车上了,而且居然还不告诉我!!”

“老哥你吵死了!”

客厅里传来了妹妹不耐的叫声,高尾抬头看了一眼在正对着门的方向看电视的妹妹,说道“别总闷在屋,出来玩会儿”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热的原因,和美总是宅在家里无所事事,以前还会吵着要他教她打篮球之类的,最近却懒散到恨不得坐一天都不动弹。让他这个当哥哥的看了就心烦(?)

等了一会也没人回应,高尾忍住扶额的冲动(因为手上全是泡沫),又冲屋里喊道“要不一会哥收拾完了带你出去逛会儿吧,你不是想买文具来着的吗?”

“不要——现在的还能撑很久呢——我不想出去——”

我高尾和成的妹妹怎么会懒成这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高尾继续低头擦拭木板,手里的活没停,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让小丫头心甘情愿的和他出去——再这么呆下去都能发毛了。很快他就把整整一盆水都投黑了,高尾跳下来审视了一圈自己奋战的成果,虽然有点小瑕疵,但整体上已经是连绿间都无话可说的干净状态了

用手背擦了擦额上冒出的细小汗珠,高尾哼着歌把脏水倒了,抹布和刷子都放到了原位,又忙活了一阵总算把一切都收拾好了。

“和哥出去逛会吧,我想买双鞋。”

“这点小事不要麻烦我——”和美双手抱膝坐在沙发上,看也不看自家老哥一眼。

冷静,高尾和成,她只是个孩子,虽然她还差三个月零五天就满十五岁发育良好智商正常而且对外情商大有超越你的趋势……

“我说你啊,在这么懒下去,我可——”话刚说到一半就被裤兜里嗡嗡作响的手机震动打断,高尾有些生气的看了一眼仍无动于衷的妹妹,连是谁都没瞅就接了电话

“喂?”语气绝不算好。

“你吃枪药了?”

“小…小真?抱歉啊,我刚才和我妹”和美突然跳起来摆手摇头,高尾无奈的改了口“没什么,怎么了,突然给我打电话?”

从上回带绿间回家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自家妹妹异常的喜欢绿间,不,与其说喜欢,还不如说是有点——崇拜?

“你不是说想买球鞋吗,我今天下午刚好很闲。”

“那就是想陪我去买的意思咯?”高尾慢悠悠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故意偏头不让凑过来的和美听到“好啊,几点?”

“你别误会的唷,我只是刚好没有事情觉得很闲而已。”

“是是”高尾一边应和着一边扫了一眼不断戳自己的妹妹,笑道“我带我妹妹去可以吗?”

《他与他与时光》

接过眼镜,绿间端坐在椅子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剪的太短了”

“还好啦,”高尾侧身在绿间额头上烙下一吻,“短发的话亲起来很方便,我很喜欢ww”

绿间别过头,又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哼,是稍微顺眼一点了。


高尾看着递过来的证书,暗红底子上几个烫金大字宣示着眼前人的新身份
绿间真太郎,二十四岁,外科医生
眼神从指尖一路向上,并不意外的看到绿间习惯性的扶了扶眼镜,嘴角似有似无的扬起
「在骄傲着呢,这个人」
「成为了医生,开心的不得了吧」
心里莫名的酸楚,耳畔又回想起篮球划过篮筐的清脆响声。惊艳全场的空中传球与三分,对观众席鞠躬时响起的热烈掌声…那些真实的如今想起仍能兴奋到发颤的记忆,失败的痛苦与胜利的喜悦,参杂着汗水眼泪欢声笑语甚至是砸死你的生命威胁,全部的全部可不是一句真是青春啊就能一笔带过的。

我的,你的,我与你的,全部的青春。删去所有定语状语甚至是主语谓语,归根结底只剩下的两个字——篮球

“绿间,”陌生的称谓从嘴里吐出,高尾低下头,问出了当年一直想问一直不敢问的话

“为什么放弃篮球”

一瞬的沉默,绿间被时间打磨的越发低沉的声音响起

“我并没有放弃,只不过拒绝了职业篮球罢了”

「那就是放弃啊」

“那为什么拒绝,小真的话就算是国家队也一定没问题的吧”心里深藏的匣子被撬开了锁,复杂到诡异的情感几乎将高尾淹没“你的三分球啊,绿间真太郎,你的三分球,三分球…”

不知什么时候站起来直视绿间的高尾怔了怔,因为对方平静的仿佛局外人,十分冷静的看着高尾失控到词穷。

「啊啊,在激动个什么劲啊我。这边的王牌大人可是一点都不在乎的意思哦?」

无力的松开紧攥着绿间胳膊的手,高尾重新挂上了笑容,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后脑勺

“抱歉,说了些有的没的…医生,真不错呢,恭喜你成为医生。等下去庆祝一下吧,要不叫上…”

“高尾,”

“嗯?怎么了?啊,果然还是不要叫人的意思?不要害羞啦小真,那我们两个单独去吧ww”

“你在生气吗”

「唉…到底想干什么啊,这个人」

高尾退后几步一屁股坐在床上,双手杵在身后,仰着头看向站的笔直一脸认真的绿间

“小真这点超讨厌哦?在生气什么的,难道是要我对你说‘啊对哦,我现在超气愤的,所以跟我道歉’吗?怎么可能啊。而且,我有什么立场去生气?”

“我也这么认为”

“喂喂小真你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我还真有点心痛哦www”

“那不要时至今日还来批判我的选择。还有,你现在笑的很假,很碍眼。”

……

尖锐的话语总是能轻而易举的从那个人嘴里吐出呢,高尾尴尬的收回嘴角,扯了扯脸部肌肉也不知道该作何表情。是了是了,他有什么立场干涉绿间的选择?不对吧,还是有的吧,怎么说自己也算是绿间交往三年的恋人,莫名其妙连干涉的立场都混不上了?

“说得太过分了哦?小真你就不能学着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吗?都二十好几了,超——不爽”

曾经投出奇迹抛物线的手指又一次扶上根本没有下滑迹象的眼镜,绿间的语气依旧

“让人不爽的是你,高尾”

似乎比平时还要严厉?高尾偏过头冷笑,

“我做什么让你不爽到这份上了?”

“闭嘴”

“还是说平常太顺着你了,稍微反抗一下就不适应了?绿间真太郎哟”

“闭嘴,高尾”

好不容易考来的证书被拍在桌上,清脆的声响透着绿间的怒意。

“当初我做决定时一言不发的是你,现在我达成目标说这些有的没的的依然是你。到底是谁在任性?”

“你就那么希望我去打职业篮球吗?”

绿间瞪着面无表情看向他的高尾,郁结了太久的不满顷刻宣泄出来

“不是秀德没有你,然后还要我去开心的打篮球吗?难道你是想让我去和别人练习空中传球吗?”

愤怒到甚至有委屈的嫌疑,连指尖都在因激动的情绪而微微发颤。绿间紧咬着下唇,就那么的看向自己。那眼神好像在说

〔为什么连你都不懂?〕

高尾突然回想起他们毕业那天,自己不过一趟便利店的功夫,回来后就找不见绿间的身影。不过他也不急,喝了口刚买来的运动饮料,哼着曲调慢慢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直达目的地——秀德室内篮球场

「果然在这里呢,如果不是大门紧闭,小真大概会直接进入打一场吧www」

走进,却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撼

那人站在有些破损的阶梯上,缠了绷带的手擦拭着染了灰尘的挂牌,简朴的木质横板上刻着规整的两个大字

“秀德”

他听见一向骄傲的王牌大人轻声呢喃着,他看见樱花沿着风的轨迹落在他肩上,他发现王牌大人侧脸一道水迹蜿蜒至唇边又不见

“谢谢。”

那个人倾斜着身子,用头抵着挂牌,这么说着。

回忆中止,思绪被拉扯回现实,高尾看着仍在怒视自己的恋人。

恋人?朋友?同学?不,都不是,此时此刻这些都不应该拿来形容他俩的关系。

搭档。

秀德光影。

那段日子,那段深深烙印着秀德篮球部的日子,被自己无数次回忆赞颂的日子…被对方珍爱到倾注了整个篮球生涯去祭奠的日子。

错愕,该怎么说?该怎么做?然而在大脑分析出正确选项前身体就先一步作出了反应。被自己紧紧抱在怀里的身体僵了一下后又马上放松下来,高尾用头抵着绿间的肩膀

“抱歉,小真,是我没能理解你,对不起”

被环抱的人犹豫的伸出手,回抱住了对方

“哼,所以说你才不行。”

            
高尾秀一倒了杯水放在正在看报的老爸面前

“爸,该出去散步了。”

老爸慢悠悠的放下报纸喝了口水,转过头看着窗外尚还亮着的天

“你爹呢?”

“爹先下楼了,说是要准备一下”

老爸冷哼一声无视了秀一伸过来帮忙的手,费力的自己站了起来。“和你爹一样烦人,我还没老到动不了了唷”

“是是,”都六十五岁了还有这种奇怪的口癖,秀一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但还是跟在老人身后出了门,看着老爸努力挺直腰杆的模样不禁鼻子微酸。

爸是真老了。从最开始记忆里的高大到如今的苍老,时光改变了他太多太多。

“秀一,和成下楼干什么去了?”

“不知道…”上前一步为老人推开单元门,正对上手抱篮球的老爹,后者愣了一下,大概是有点害羞的骂道

“我和你爸约会你来干啥,回家去”

可还是有未曾改变的事物,秀一长叹口气嘱咐了几句就听话的上楼了。身后隐隐约约传来两位老人的声音,穿过时光,从未褪色。

《瞎掰乱造》

穿衣镜中的人一身纯黑新郎装衬着强健身躯,帅气异常。高尾侧头对妹妹十分感慨的说道

“和美,我发现我挺高的嘛,185算是男神身高了吧www?”

妹妹点点头,又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小憩的未来兄夫

”可惜你老婆两米四“

19cm命运身高差なのだよ


“小真,饭还没好吗?”

高尾百无聊赖的坐在餐椅上,嘴里的曲子换了一首又一首也不见晚饭的影子,忍不住侧头向厨房里忙碌的爱人喊道“真的不用我帮忙吗?快饿死了…救命…help…”

“说了不用的唷!……在等一会儿”

“没事,不着急哦”

高尾趴在桌上听着厨房里丁丁当当的动静,忍不住笑了。






高尾终于看见自己的晚饭,忍不住哭了。

《毕业季》

樱花飞舞的日子里,他们即将诀别。
绿间站在队伍后排听着毕业生代表的演讲,陈词滥调僵硬俗套。
可他却还是滴滴点点的忧伤沁满心脏,甚至惹得指尖都在微微颤抖。
然后,被握住了。
熟悉的热度送来镇静剂,绿间低首迎上高尾安抚的眼神。
偏头伴随着不满的哼声,余光瞥见那人无奈的笑容掺了几分苦涩,一时愣神忘了将手指缩回。
「那小真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啊」
「仆人」
「喂」
绿间又想起了这段对话,明明那年绚丽的烟花也好,各式各样的摊位也罢都已在时光里模糊了影子,却只有这气头上的任性与高尾落寞的神情,怎样也忘不了。
三年,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对高尾人事已尽”,无论是作为队友还是挚友。
可此时此刻充斥大脑的却满是他垂下眼眸的落寞,用笑容掩饰的逞强,以及被刺伤也会立刻遗忘的迁就。
全部,都让他觉得那么的疼。
想要再对他好一点。
“小真,等下结束后去篮球部吧”
高尾刻意压低的声音扰乱思绪,绿间感觉的到攥着自己手指的手正在缓缓松开。
“我们将就此分别,飞向属于我们的天空,在更广阔的舞台上拼搏奋斗,用秀德人的…”
不要
我不要
不允许
绝对不允许
大手迅速反握住即将撤离的手,紧紧牵着加重了力道。侧头对上高尾惊讶的眼神,绿间用唇语施下无声的命令。
灰蓝色眼眸绽放了欣喜的光芒,那人无奈的笑容终于不再让绿间觉得苦涩,曾经帮自己辩护无数次也惹自己生气无数次的唇微启:
「是,我任性的王牌大人」

《前辈》
“”以前我就很想说了,”宫地凑到高尾旁边,顺着他的眼神看了一眼正在自主练习的某个王牌大人“你喜欢绿间?”
闻言高尾连忙把宫地拉到一边,有些窘迫的压低声音“宫地前辈你这也太直接了吧,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啊?”
“发现也就是我说对了的意思呗,啧,还真是腐败的一代撵死你们啊”
已经是第十三次要被碾死了,高尾无奈的应付着,眼神有飘到绿间身上
“他知道吗?”
“大概心里隐隐约约有点感觉吧,别看小真那样,其实有时候挺敏锐的”
“是吗?嘛,不管怎么说”宫地拍了拍高尾的肩,挤出了一个(可怕的)笑容“加油吧,死基姥”

《前辈》
有事外出才来训练的宫地扫了扫空荡的篮球场,向球场中央那人问到“难得看到你一个人啊,高尾呢”

礼仪性的停下手中不断重复的投篮动作,绿间双手持球看向宫地

“高尾今天发烧了,没来上学”

“嘛,也是啊,最近换季,我们班也有好多人病倒了”

说完看了一眼一脸认真但不知道怎么接话的绿间,砸咂嘴摸了几下后脑勺

“唉,高尾不在麻烦死了,你也注意点别生病了啊”

“是”

“笨蛋,这种时候要回答前辈你也注意点哦之类的啊,”宫地看着隐隐约约露出笑容就是不知道怎么回复的绿间,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啊,果然还是24小时带着高尾比较好”

“他…”绿间的表情难得带了点落寞“又不可能永远陪着我…”

“哈?”

宫地惊悚的看着绿间一副寂寞的要死(宫地认为)的神态,吸了口气

“我说绿间啊,你,也喜欢高尾吗?就是…恋人之间的…”

“怎,怎么可能!前辈请您不要开这种玩笑,我回去了!”

那你脸红个什么劲儿啊!天啊,这个基佬遍地的时代去死一万次吧

已经打开更衣室的绿间突然停下来,怔了几秒钟

“前辈你刚才说也?”

《520来一发》
五月末正是春去夏来的当间,天蓝的澄澈云白的惬意,树叶更是翠生的发亮,活像是有滩活水流淌在叶面上。

绿间站在天台栏杆看着这一派暖阳春景,暖烘烘的天气连带着情致都兴起,侧首对坐在地上扒拉午饭的挚友提议:周日去郊游吧

高尾提起眼懒懒的看他一眼“春乏秋困啊…”

“哼,作息不规律才会这样なのだよ。”

推推眼镜,绿间转身坐在高尾旁边,不耐烦的伸出手阻止那人的头靠近“赶紧吃!我渴了,想喝小豆汤”

“没胃口,不吃了”

绿间瞥了一眼剩了尽一半的便当,有些担忧的皱皱眉“高尾…你最近,吃的越来越少了吧?”

“也许吧,一吃饭胃就恶心,而且也没太影响练习…我是不是完成进化了www,不进食也能活下去什么的wwwww”

对于眼前这个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探出半个脑袋在他眼前晃悠还一脸得瑟的挚友,绿间只好默默的伸出中指推了推眼镜

“蠢死了なのだよ”

等了一会也不见反应,绿间疑惑的转过头,却发现高尾居然就这么抱着他睡着了。

“所以说你才不行啊。”

忧虑的声音像叹息一般自口中逸出,想要叫醒高尾的手停滞在半途又收回,绿间僵硬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午休结束还有大概半个小时…

扯起一旁的校服盖在高尾身上,绿间想,看在天气的份上。

《小真撒娇说》

“大坪队长,前辈……”绿间放下水瓶【宝矿力】,神色凝重的站起身“城凛对洛山决赛战,我认为秀德有去现场的必要。”

“哈?绿间你说什么呢啊,比赛已经开始了,现在去也只能看一半吧”

“恩,我也这么觉得。”大坪看向绿间,“要不之后一起看录像吧。“

”……“绿间低头静默了一会,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

”有什么关系嘛,就一起去啊。“高尾搂上绿间的腰,笑的开朗”毕竟是WC最后一场,我们秀德不到场也不太好吧,大坪桑?“

大坪想了想,点点头

“高尾说得对!别垂头丧气的了,打起精神去现场。不能让其他人看了我们的笑话”

嘴张了又合,绿间看着走在前面的三位前辈的背影,无声的笑了。

”小真很开心的样子嘛‘

推了推眼镜,却收不回扬起的嘴角“没有,吵死了。”

比起亲眼见证这场赛事的结束,我更想要的是

———这样共同前进的秀德

《口香糖》
“阿姨~”高尾指了指商品柜里的口香糖“给我来一条小真www绿色的那个~”
拿到口香糖的高尾看着一旁十字爆起的绿间,笑吟吟的拆开包装将糖送入口中
“把小真~吃掉了www”
“高尾!!”
高尾和成受到来自绿间真太郎的头部攻击,Hp—100
“错了错了”高尾急忙捂住头部来回躲避,鹰之眼抓住了绿间心软停手的当间,伸手扯住他的衣领就亲了过去“小真对不起ww,来,给你的赔礼”
说着,就将绿箭口香糖渡到了他的嘴里,余了还不忘啄吻一下绿间被润红的唇。

“把小真~吃掉了~”









评论
热度(5)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