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篮高绿向】《诞生日与七夕节》(短篇HE/全文)

<楔子>


十七年前的七月七日七夕节,一声啼哭,满家欢喜,他出生了。

绿间真太郎从不举办什么生日派对庆祝,帝光时期,不论是七夕节还是诞生日,似乎都和他没有关系。可是到了那天,赤司征十郎总会轻描淡写的递给他生日礼物紫原敦会在被赤司征十郎提醒后慢吞吞的递给他一根或两根美味棒,青峰大辉会在桃井五月的催促下抓抓后脑勺然后说上一句“生日快乐”,黑子哲也会突然出现送给他礼物与祝福,黄濑凉太会在递上礼物再唱上一首生日歌然后急匆匆的去过七夕节。

而他,直愣愣的呆在原地,推推眼镜叹口气“谢谢。”时光随着钟表向前转动,自帝光毕业升入秀德高中,第一年七月七,在其他人关于七夕话题的调侃下,平淡无奇毫无收获的过完了十六生日。第二年七月七…今天对于他来讲,比起生日,七夕情人节的氛围要更重一点。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他谈恋爱了。“恋爱”说起来就是自带蔷薇花开粉红泡泡满天飞的浪漫氛围,然而很可惜,对方不仅不年长,连女性都不是。绿间真太郎的交往对象是,同学校同年级同班级同部社如果学校要求住宿说不定都会同宿舍的——高尾和成。有时候认真想想就会觉得可笑,两个身心健全的男子高中生一本正经的谈恋爱什么的,可绿间真太郎知道,十六岁那年秀德战败的冬夜,昏暗的路灯与孤零零的自助贩卖机为背景,当主人公高尾和成一边哭着道歉一边说喜欢他时,理性也好常识也罢,在那一刻都一文不值。

“你不用道歉的唷,”他将小豆汤轻轻放在他脸颊,希望那温热能够驱散让眼泪冻结的寒冷“对于这点,我也是一样的。”

顺理成章,无论是紧紧相拥还是之后的正式交往。时光继续向前转,这一天,十七岁的七月七,他的诞生日与人生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七夕节。


<生日快乐>

上午十一点,当绿间伴随着时针归针的声响走出家门时,高尾早已骑着板车来到门前,见了他后挑眉一笑:

“今天不用猜拳哦。”

嘴角擅自扬起,绿间别开视线熟练地坐上板车,不去看他过分灿烂的笑脸“即使猜拳结果也不会改变,更何况今天巨蟹座顺位第一,尽了人事的我是不可能输给第二名的你的。”

“不一定哦?”吱吱呀呀声响起,高尾哼着歌蹬起板车“今天我也有好好的准备幸运物。”

“我记得天蝎座的幸运物是…唔”话说到一半绿间便停了嘴,不理会高尾低低的笑声与反问“你什么都没拿呢,还是说小真的幸运物就在这里?说起来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是……什么来着的?”

“吵死了的唷。”

“别害羞嘛,今天小真生日,请你吃午饭哦。”

绿间看着两旁不断后退的行道树,苍翠的树叶在太阳照耀下隐隐发亮,映衬着蓝的干净的天和格外有质感的云,色彩分明又澄澈,夏风冲淡热浪抚在他俩身上,高尾轻微的喘息声融入空气萦绕在耳边。

“小真你是在笑吗?”

“专心骑你的车。”

“安心安心,360度无死角的唷,”蹬车的速度渐渐加快,穿过一个十字路口,高尾在一家日式餐馆前停了车,“走吧,说不定会有surprise?”

轻哼一声,绿间跟在高尾身后进了店。已经提前被告知surprise的话怎么可能还会被惊喜到。

 “老板,昨天订好的那个包间。”

店内装修的很有味道,零零散散分布的客人也不算少,绿间和高尾跟在店主身后转了几个弯才来到一扇和风门前。店主简单介绍几句就离开了,留他们俩一前一后站在门前。

“你订这么大的房间不觉得浪费吗?”从门的长度就可以看得出里面绝对不算小。

“这个嘛,”高尾把手放在门上作势要推开“你马上就知道了。”

突然地用力将门推向两侧,高尾撤步退居一旁,留绿间一人站在门前正中央,眼前是即使被告知surprise也绝对能让他惊喜到的场景。

“生日快乐!”

宫地前辈端着插着十七岁蜡烛的蛋糕站在最前方,大坪队长和木村前辈拿着生日彩带在看见他的那一刻拉开,五颜六色的在他眼前绽放

“前…辈…”

绿间呆愣在原地,明明已经毕业了还专门跑过来为他祝生日,这种场面,他措手不及。

“你是笨蛋吗?”语气没有平时来的恶劣,宫地转头与大坪和木村对视一眼,无奈的笑声随之响起

“哈哈还是老样子”

“是啊,好了快过来吃饭吧”大坪队长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浑厚温柔。绿间看着马上就转身要归座的三人,突然晃过神。

“谢谢的唷,非常感谢前辈们能专门过来为我庆祝…我很开心的唷”

“的唷太多啦笨蛋,”宫地前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把蛋糕放在桌上后就坐在了旁边,冲仍站着的两人招了招手“赶紧过来。”

“要谢就谢高尾,”木村前辈熟练的将自带西瓜切开递给每个人“都是他策划的。”

“我只是带个头而已啦,没有前辈们还是办不起来啊。话说,果然还是要先那个吧?”

“哪个?”

“吹蜡烛许愿啊。”

“啊,对,绿间”大坪将蛋糕推到他面前,“许愿吧。”

他看着绿色蜡烛上燃烧的小小火焰,又环视了一圈每个人的脸。左手侧微笑的大坪队长,他旁边用胳膊杵着下巴注视自己的宫地前辈,右侧用纸巾擦沾了西瓜汁的手的木村前辈,以及正对着他嘴角上挑,冲自己眨眼睛用唇语提醒快许愿的高尾。

闭上眼,双手合十,绿间于心底默念此时心愿。

——王者加冕,我要让秀德成为全国第一。

“前辈,我们和寿星一起吹蜡烛?”

五个脑袋凑到一块,绿间听着四周溢起的笑声,和大家一起吹灭了蜡烛。

七月七日,十七岁的绿间真太郎生日快乐。

<七夕快乐>

绿间和高尾与前辈告别后已经接近下午四点,两个人推着板车静静在林间小道走着。太阳挂在东边没了毒辣,光线打在枝条交错的树上投下斑驳的影子,两个人沉默着,享受这片刻的宁静。眼看转弯就要走完这条安静的小路,高尾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绿间转身看着停在身后的高尾,后者把车放到一边打开板车后的木板,然后冲他招了招手“小真,坐在这上行吗?”

虽然不太明白高尾想干什么,绿间还是听话的坐在了板车后面,疑惑的等待高尾的下一步动作。

“腿分开,”高尾凑到绿间面前,一条腿插进绿间并拢的双腿间,手抚上他的发“难得这么有气氛,不kiss的话太浪费了。”

“喂,大白天的…”

剩下的话语被高尾吞噬在嘴里,少年拥住他的头迫使双唇相接,透过歪斜的镜片绿间清楚的看到高尾眼眸里的光影交错,又缓缓地闭上,舌尖轻轻舔舐他的唇瓣,黏腻湿濡的情感混杂着他俩的味道蔓延在唇齿间。这一刻,绿间突然反应过来。

啊,我在谈恋爱啊。

冬夜告白之后二人确实开始了交往,然而他俩的相处模式似乎并未发生什么大的改变。按照宫地前辈的话大概就是“那是因为没交往前你俩就黏糊的让人烦了。”不过偶尔手指相碰就会默契的牵手,没人的时候也会突然的吻上脸颊,再大胆的似乎就是在没人的部室里相抵着接吻摩擦情动的身体,活像两头享受着被情欲折磨的痛感的野兽。所谓男生与男生之间的交往,大概就是这样了吧。绿间从接受告白的那一刻起就做好觉悟了,既然对方同为男生,那就不要去期待拥入怀中的柔软的身体,软声细语的害羞缠绵。球场上肆意碰撞流汗,这才是他俩该有的样子。

然而在高尾满是爱恋的眼眸缓缓闭上,唇舌纠缠温柔的为他织好情网的时,绿间清楚地感受到何为沦陷的心甘情愿。

“小真…”爱恋的吻沿着脸颊逐渐落在耳垂上,高尾充满情欲的呼吸沙哑了嗓音“小真…喜欢…”

绿间下意识的偏头想摆脱那回荡在耳边的纠缠,不可否认那里是他最为敏感的地方,每当被高尾触碰都会禁不住的轻微颤抖,感觉强烈到头皮发麻也不会停下。可高尾偏偏动了情,强硬的压上来几乎要将他压倒在板车上,绿间双臂杵着木板才勉强稳住了身体,高尾却一路向下舔舐起他的脖颈,拉扯着衣领转而吻上肩头,在绿间伸手推开前狠狠地一吸,印上了玫红的吻痕。

喘息仍未停止,高尾恋恋不舍的放开他站直了身体,双手搭上肩膀整了整他的衣领。绿间咬着下唇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别过头,没阻止那双又开始替他整理头发的手。

“抱歉抱歉,弄疼你了?”

绿间没说话,突然抓住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胳膊,然后固定在自己嘴边学着高尾的样子张嘴咬了上去,手臂内侧的皮肤滑嫩异常,他用舌抵着,轻轻吸了一口,满意的看着那片暗红,抬头挑衅的看向高尾。

“哼。”

高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见绿间一本正经皱眉的摸样不禁起了捉弄他的念头,就这么站在他面前缓缓抬起胳膊,然后一边盯着绿间一边舔了一口还挂着水迹的吻痕“真美味~多谢款待”

“高尾!!!”

两人打闹了一会儿又重新启程,走出林荫小道来到车水马龙的大街上,高尾先是用板车送绿间回家,约定了再见的时间地点后也回了家。

说起七月七日七夕节,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热闹的烟火祭典了。

            <烟火祭典>

当绿间真太郎慢悠悠的推开门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高尾和成只能呆愣的站在原地,憋了半天才吐出一个没有实际意义的“哇哦——”

“漂亮”这个词汇似乎是不适合男生的,尤其像绿间真太郎这样一个一米九五的大个子,可当着一身浅绿底绣竹兰浴衣的绿间踩着规律的木屐叩地响走到他身边时,高尾除了这个词以外再想不到第二个可以描述眼前面无表情的清冷美人。

“小真…很好看…额…很适合你。”

绿间挑挑眉,然后别过脸不再看他“你的…也不错。我说的是衣服”

闻言高尾笑出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深蓝色暗纹浴衣或许真的很适合他,毕竟眼前人已经不止“特意”夸过一次了。

“谢啦。”两人并肩向祭典地走去,高尾走在里侧,左手来回摇晃总是“不经意”的碰上绿间的。前方灯火通明,他们走在鲜有人经过的角落,心里痒痒的,非要做些什么才行。

“小真…”高尾轻轻碰上绿间的手,挑起的尾音满满的都是暧昧的请求味道。绿间怔了一下,犹犹豫豫的将右手伸向高尾。终于,紧紧相握。高尾的体温比他要高些,温热自手心蔓延全身,两个人牵着手,相对无言而情深。

眼瞧着灯火就要触手可及,他们都放缓了脚步。想要多牵一会儿的小心思萦绕于他俩心尖谁都没说破。

“绿间?!”

迎面而来的人突然打了招呼,两人定在原地放开了手,看着火神穿过光影界限自黑暗里现身,黑色T恤配深蓝牛仔裤衬着挺拔的身体,可他此时的表情却算不上淡定。

“火…火神!”绿间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木屐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隐在火神背后的黑子突然冒了出来,着淡蓝色浴衣的他蹲下抱起了二号“绿间君,高尾君,晚上好…今天两位也在一起呢。”


“…你们也是,感情真好啊。”高尾拍了一下一旁和火神瞪起来的绿间,无奈的笑着说“我们正要去祭典呢,那,一会见?”

“哦”

“好的,再见。”

在高尾的提醒下,绿间才慢吞吞的说上一句“再见。”城凛二人一只渐渐远去,高尾看了一眼目送的绿间,试探的问道“你说他俩是什么关系?”

绿间转过头不解的盯着高尾,似乎并不明白高尾话语下的暗示。

“啊啊,小真还真是迟钝啊。不过你不觉得我们和他们其实很搭吗?各种意义上。”

“你在说什么啊高尾,我们怎么可能和城凛的……”

“是是是”高尾笑着应和打断了绿间的话,重新握上他的手“走吧。”

怎么可能不像啊。绿间不解皱眉的摸样鹰之眼里看的清楚,看来是完全没往“那方面”考虑。火神出现的瞬间,他就看到了黑子在后面意味深长的盯着他俩的手笑了。他和黑子的“感情好”一问一答间都快擦出枪火味了,那两个笨蛋还在一旁毫不知情的大眼瞪小眼,也是快迟钝到天才的程度了,明明篮球打得那么厉害。不过…绿间的侧脸在灯光下柔和了棱角,高尾静静看着…嘿,果然还是我家王牌大人要更帅气一点。

烟火大会很热闹,他和绿间一前一后逛了不少摊子,一起捞了金鱼,玩了射击游戏,套罐子游戏,还调笑着分享了同一个苹果糖。期间也偶遇了不少人,桐皇的青峰和桃井,海常的黄濑和笠松,阳泉的紫原和冰室,就在高尾感叹今天快把奇迹的时代偶遇全的时候才想起少了一人,“赤司很少参加这种活动。”绿间在他想问前就告知了答案,高尾眨眨眼插起最后一个章鱼小丸子吹了吹往绿间嘴里送去,后者稍作抵抗还是听话的张了嘴咬住。即使吹过还是有些烫的小丸子绿间吃的缓慢,高尾一手喂着一手接着不小心掉下来的残渣,耐心的很。在绿间吃完以后还掏出纸巾帮他擦了嘴角

“喂,我自己来”

“哎呀刚才小真配合的太默契了,一不自觉就……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是生日,你好好享受就行了。”

“唔…”绿间支吾了会儿,放低了声音,颇考究的说道“原来生日用起来这么方便啊…”

“噗…用起来?你这种说法哈哈哈”高尾笑得弯了腰,“太可爱了吧”

“可爱不是用来形如男生的唷!”推了推眼镜,绿间瞥了一眼仍笑的不能自己的高尾,轻哼一声继续向前走去,虽说如此脚步也还是放缓到高尾随时可以追上的速度。并不是第一次被高尾喂东西,只是在两旁灯笼的照耀下,高尾微仰的脸蒙了明黄的晕,眼眸眨也不眨的神情的望向他,注意到他不小心弄掉了柴鱼片就会嘴角勾起笑的温柔……仅仅是这样仅仅是这样…就已经让他觉得…莫名其妙就幸福起来了。

“小真!”高尾突然跑上来捉住他的手,连带着他也一起跑了起来“烟火要开始了!我们去高一点的地方看”

被他拉着好不容易适应了穿着木屐跑步,绿间加快了速度追到高尾身边,和他一起灵活的避开人群奔跑着。记忆里这样在人流涌动的地方奔跑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风在身边翻滚着吹散了燥热,情致也随着高昂,两人不一会儿就穿过了热闹来到了海边的高地上,登上几个阶梯,隐在山影里的高台上没有一个人,却是观看烟火的绝佳场所。

“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个地方…”绿间平复了呼吸,走到栅栏旁看着海潮翻涌。高尾莫名其妙的知识丰富程度总是能令他惊喜。

“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的,”高尾走进绿间从后面抱住了他,脸埋进背脊“啊啊…小真身上好香,柔软剂?”

绿间在喝斥他被无赖的反驳和放弃阻止就这么无视之间犹豫了一会选择了后者,应了声便没再说话。

离点燃烟火还差五分钟左右,高尾松开一只手在自己怀里掏了掏,然后紧攥的那东西伸到绿间面前“天蝎座的幸运物,是什么来着的?”

“情侣…脚链”绿间低头看着高尾的手心,隐隐约约露出些红色边角。

“我还没给你生日礼物。”说着就松开了手,绣着金边的红色锦囊安静的躺在手心。

“等!”绿间挣扎着转过身,看向眼前难得正经的高尾“哪有男生戴脚链的?”

“一般也没有男生信占卜吧。”

“这是两码事!”绿间往后缩了缩,几乎快要贴在木质栅栏上了,有些无措的看着高尾蹲下身子够自己的脚踝“我…我知道了!礼物我收下了,我自己戴就好!”尾音已经不自觉的加重声音。

“那你可以帮我戴上啊,情侣挂饰这种东西啊”高尾说着就抓住了绿间往后缩的脚踝,稍作强硬的往前拉了拉,等到绿间因为挣脱不了而安静下来才抬头迎上他的眼神“就是要让对方戴上才有意义,普通的礼物我也有准备,但是看到晨间占卜以后就觉得这个创意比较好。”手安抚似的摸了摸绿间的小腿,“偶尔这样也不错吧,用脚链绑住对方什么的…”

绿间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别过高尾炙热的视线,推了推眼镜

“就这一次”

“嗯,”脚链被轻轻扣在绿间的脚踝处,高尾往后退一步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银色钛钢质雕刻着朴素花纹的圆环映衬着绿间白皙的皮肤,很是好看“你看,不挺配的嘛,我挑了好久呢…害羞什么…”

“吵死了!”绿间夺过高尾手上的锦囊,从里掏出了另一个脚链,掩盖害羞的愤怒使眉毛竖起“你给我戴上!”

“我自己戴?小真帮我戴啊…”

“高尾,别得寸…嗯,这是什么?”指尖突然触及到凹凸不平的一处,绿间把脚链拿的近些仔细的看了看,那里清晰的刻着:Midorima

“被发现了?买的地方说可以免费刻字啊,我觉得很新鲜就让他刻上了,顺便一提你那上也有哦。”高尾双臂交叉在脑后笑了笑,自然是骗人的,其实是买完以后跑了两条街才找到能刻字的店面。不过这种事情怎么能让绿间知道呢,王牌大人可是会不知所措的。

“脚…”见高尾挑眉没反应的样子,绿间又加大了音量“脚,我给你戴上。”

“噗,真的?”高尾向四周看了看,高台西侧有一个长椅,跑过去坐下,侧着身子将左脚放在了椅子上“来吧来吧”

绿间看着高尾故意给他留下的让他坐着戴脚链的空间,握着那东西的手攥紧了些,虽然形式只是表象,但是…

缓缓蹲在地上,绿间在高尾惊讶的注视下握住了他的脚踝,然后将圆环轻轻戴了上去。

你能为我做到的事,我也可以…既然都交往了,不要小瞧谁对谁的爱啊笨尾

将刻有罗马音的一面摆到正面,绿间站起身双臂抱怀睥睨的看向呆愣的高尾“哼,这样一来…你就是我的仆人了。”

“唉?”高尾缓过神扑哧一笑,灵活的站在椅子上,勉强高了绿间一点便伸手抱住了他“一年前玩笑就不要用到现在啦,”绿色的脑袋挣扎了两下还是乖乖的被他抱住,高尾抚摸着绿间的头发,弯下腰在他额头烙下一吻“生日快乐,小真。”

“嗯。”

绿间应着,微低下头将扬起的嘴角埋进黑暗。

“快到放烟花的时间了,我们去那看吧。”说着就指了指栅栏。

“嗯。”

高尾握上绿间的手向栅栏走去,绿间看着下面已经有些热闹的人群,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高尾!”

少年转头看向他,嘴角尚执着一抹微笑。

“七夕快乐。”

天边微响,绚丽烟花开。

十七岁的七月七日,七夕快乐。




评论
热度(8)

🎈

愿天下少年人都能健康生长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