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黑篮高绿向】《诞生日与七夕节》(短篇HE/全文)

<楔子>


十七年前的七月七日七夕节,一声啼哭,满家欢喜,他出生了。

绿间真太郎从不举办什么生日派对庆祝,帝光时期,不论是七夕节还是诞生日,似乎都和他没有关系。可是到了那天,赤司征十郎总会轻描淡写的递给他生日礼物紫原敦会在被赤司征十郎提醒后慢吞吞的递给他一根或两根美味棒,青峰大辉会在桃井五月的催促下抓抓后脑勺然后说上一句“生日快乐”,黑子哲也会突然出现送给他礼物与祝福,黄濑凉太会在递上礼物再唱上一首生日歌然后急匆匆的去过七夕节。

而他,直愣愣的呆在原地,推推眼镜叹口气“谢谢。”时光随着钟表向前转动,自帝光毕业升入秀德高中,第一年七月七,在其他人关于七夕话题的调侃下,平淡无奇毫无收获的过完了十六生日。第二年七月七…今天对于他来讲,比起生日,七夕情人节的氛围要更重一点。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他谈恋爱了。“恋爱”说起来就是自带蔷薇花开粉红泡泡满天飞的浪漫氛围,然而很可惜,对方不仅不年长,连女性都不是。绿间真太郎的交往对象是,同学校同年级同班级同部社如果学校要求住宿说不定都会同宿舍的——高尾和成。有时候认真想想就会觉得可笑,两个身心健全的男子高中生一本正经的谈恋爱什么的,可绿间真太郎知道,十六岁那年秀德战败的冬夜,昏暗的路灯与孤零零的自助贩卖机为背景,当主人公高尾和成一边哭着道歉一边说喜欢他时,理性也好常识也罢,在那一刻都一文不值。

“你不用道歉的唷,”他将小豆汤轻轻放在他脸颊,希望那温热能够驱散让眼泪冻结的寒冷“对于这点,我也是一样的。”

顺理成章,无论是紧紧相拥还是之后的正式交往。时光继续向前转,这一天,十七岁的七月七,他的诞生日与人生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七夕节。


<生日快乐>

上午十一点,当绿间伴随着时针归针的声响走出家门时,高尾早已骑着板车来到门前,见了他后挑眉一笑:

“今天不用猜拳哦。”

嘴角擅自扬起,绿间别开视线熟练地坐上板车,不去看他过分灿烂的笑脸“即使猜拳结果也不会改变,更何况今天巨蟹座顺位第一,尽了人事的我是不可能输给第二名的你的。”

“不一定哦?”吱吱呀呀声响起,高尾哼着歌蹬起板车“今天我也有好好的准备幸运物。”

“我记得天蝎座的幸运物是…唔”话说到一半绿间便停了嘴,不理会高尾低低的笑声与反问“你什么都没拿呢,还是说小真的幸运物就在这里?说起来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是……什么来着的?”

“吵死了的唷。”

“别害羞嘛,今天小真生日,请你吃午饭哦。”

绿间看着两旁不断后退的行道树,苍翠的树叶在太阳照耀下隐隐发亮,映衬着蓝的干净的天和格外有质感的云,色彩分明又澄澈,夏风冲淡热浪抚在他俩身上,高尾轻微的喘息声融入空气萦绕在耳边。

“小真你是在笑吗?”

“专心骑你的车。”

“安心安心,360度无死角的唷,”蹬车的速度渐渐加快,穿过一个十字路口,高尾在一家日式餐馆前停了车,“走吧,说不定会有surprise?”

轻哼一声,绿间跟在高尾身后进了店。已经提前被告知surprise的话怎么可能还会被惊喜到。

 “老板,昨天订好的那个包间。”

店内装修的很有味道,零零散散分布的客人也不算少,绿间和高尾跟在店主身后转了几个弯才来到一扇和风门前。店主简单介绍几句就离开了,留他们俩一前一后站在门前。

“你订这么大的房间不觉得浪费吗?”从门的长度就可以看得出里面绝对不算小。

“这个嘛,”高尾把手放在门上作势要推开“你马上就知道了。”

突然地用力将门推向两侧,高尾撤步退居一旁,留绿间一人站在门前正中央,眼前是即使被告知surprise也绝对能让他惊喜到的场景。

“生日快乐!”

宫地前辈端着插着十七岁蜡烛的蛋糕站在最前方,大坪队长和木村前辈拿着生日彩带在看见他的那一刻拉开,五颜六色的在他眼前绽放

“前…辈…”

绿间呆愣在原地,明明已经毕业了还专门跑过来为他祝生日,这种场面,他措手不及。

“你是笨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