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静默如海》番外一《墓碑》(七班向)

《墓碑》

木叶纪年一百三十七年三月二十八日。

漩涡鸣人死了。

夜笼罩着,死亡的消息阵痛了所有曾感受过他传奇事迹的人们。

在这一天,全世界,为他哀悼。

他的遗像被供奉着,四周满是黑色,密密麻麻,五大国有名有姓的人物,全都在此聚集。他们低着头,默不作声。

“哼。”

老者隐在树林里,冷眼看着下面的人低首哀悼。大约过了三分钟便失了耐性,转身走了。

穿过这片树林,便是木叶的墓葬群。佐助一眼便看到了放在最中间的大大墓碑,上面规矩的刻着漩涡鸣人四个大字。

如此巨大,眼睛花了也看的清晰。

“鸣人,”佐助的声音沙哑了时光,他轻轻抚摸着墓碑,满是老茧有些干枯的手指一点一点划过那上的纹路,凹凹凸凸,就如同人生路。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老者眯了眼,神情恍惚。

啊,那个人死的时候……

那个人是老者的妻子,是一位拥有着粉色秀发的出色女性,纵使那粉上染了点点雪白,也仍如樱花般美丽。

他记得她躺在病床上,手指轻轻抚着他的脸,啰啰嗦嗦的絮叨着要他注意的事。不要喝太多酒,伤口要及时包扎,连洗澡时的水温都一一提醒了个遍。他没做声,破天荒的耐着性子静静听着。她说完,便合了眼。老者仍是安静着,看着自己的泪水打湿了她的脸庞。

当初为什么不多回来几次?为什么不好好陪她几回?这样的想法充斥着他的心,佐助苦笑着,才明白宇智波家的天才也不可避免得蹈了失去才珍惜的辙。

他抚着刻着女人姓名的墓碑,跪了三天三夜。

阳光送来清晨,他也不知,直到一个声音打破了寂静。

“佐助,起来吧。”

他没回头,也没应。

“起来,佐助。”

“起来。”

“你给我起来!”那人冲上前,拽着他的胳膊把他强行拉了起来。

佐助抬手就想要狠狠的揍下去,却看见鸣人噙满泪水的眼,苍白的脸。佐助无力的垂下手,听着他一字一句

“你这样,小樱就会开心吗?”

“已经够了,小樱已经,已经回不来了。”

“那怎么办……”佐助歪着头,冷笑了一声,双手嵌着鸣人的双肩“你告诉我怎么办?漩涡鸣人,你到是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

鸣人怔了一下,瞳孔里映着那人溢满凄楚的笑容。鸣人展开双臂抱住了那人,把他的头狠狠的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别这样,佐助。”

“想哭就哭吧。”

怀里的人颤抖着,滑下了身体跪坐在地上,没做声。

“这里只有你我,佐助,没事的”鸣人也随他一同跪在地上,双手仍环着,肩膀上湿濡了一片。看着眼前的墓碑,眼泪也早已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那天,二人环抱着对方,于墓碑之前悲鸣。嘴里念着的是同一个名字,诉说着的是同样深刻的心情,祭奠着的是同一位珍贵的女性。

因为可以互相分担,所以年过半百的身体也能承受住这片伤痛。佐助伏在那肩膀上,听那人哽咽着声音

“还有我在,我会在你身边,不会让你孤家寡人的”

佐助用力的点着头,卸下了所有防备与骄傲,对他倾诉着心中的后悔与悲伤。

因为有你在,所以我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老者回了神,看着眼前刻着漩涡鸣人的墓碑,瘪了瘪嘴,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他一点都不难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看到那四个字的时候,佐助感受不到一丝丝的痛苦。

“鸣人……”佐助开了口,声音沙哑的可怕,扯起嘴角笑了“你还记得你的话吗?”

“说是,不会让我孤家寡人。”

“有话直说,说到做到,这是你的忍道吧。”

“……”佐助静默着,不知道该怎样说下去。去责怪他?亦或是该像上次一样跪下痛哭?

不知道,老者低着头,唯一知道的是,这次就算跪上一个月,也不会有人能再拉自己起来,然后抱着他一同分担痛苦。

不会有,佐助也不想有。

好累。

收回了抚摸墓碑的手,佐助费力的抬起胳膊,解下跟了自己十多年的披风。

好累。

把披风盖在墓碑之上,佐助最后一次抚摸了那凹凸的文字

好累。

转过身背靠着墓碑,佐助找了个舒适的角度坐了下来。

好累。

瞌了眼,微风带来一丝樱花香,混着阳光照耀的味道

宇智波佐助,木叶纪年一百三十七年三月二十九日卒。

 

 

 

 

 

 

 

 

 

 

-----------------------------------------------------------------------

 

我个人很喜欢小樱,但也是知道有很多人都讨厌小樱。本文虽然友情向,也是佐鸣,提到佐樱确实有点不太好,我也犹豫了很久,怕大家接受不了。

但还是写出来了。因为我认为站在佐助的立场上,回忆过去不可能忘了小樱。

《静默如海》是想要治愈的,所以我写的时候也用很暖的心情去写了。

番外,却是一边哭一边写的。

佐助在番外里是自然死亡。两个人死亡的时候都六七十多岁了,所以不算be哦。

死亡也寓意着新生啊。

樱花香裹着阳光,他们来接佐助了(笑)

评论
热度(6)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