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原创佐鸣向】《静默如海》(短篇/博人视觉/友情向)


我曾经以为这世上再没有比父爱更深沉辽阔的了。
直到我度过少年时代,回想那段被父亲守护,与师傅同行的路途才发现,
他们对于彼此的“爱”才是最为深邃。
我知道父亲与师傅的童年经受了无数苦难,沉重到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时时刻刻压迫着还幼小的他们;我听闻父亲是荒了大半青春去追寻师傅走过的每一个脚印,甚至为此屈了双膝。
我曾经以为是父亲单方面的对冷淡的师傅报以热忱,
直到我回忆与师傅在修行路上的点滴才发现
师傅对于父亲的“爱”,是超脱他所能表达的极限的。
------------------------------------------------------------------------------

<1>

“博人,”

低沉的嗓音换回了博人的心思,第一次出村,博人只觉得看什么都新鲜,青山衔了远阳,暖橙的光打在林叶上,草地上,以及眼前人的身上。男人生的高大,黑发张扬,黑衣利落,清冷如夜间流淌的泉也被夕阳暖了声色

“饿了吗?”

“嗯……”博人不自觉放小了声音,在村里他可不是这样的:四处恶作剧甚至在火影岩上胡乱涂鸦,调皮捣蛋谁拿他都没办法(除了某个最讨厌的火影大人)可在男人面前,他似乎失了全部的本事,被他一瞪就会下意识的往后退,博人觉得自己是有些怕他的。虽然怕,却不知怎的很是敬佩,男人举手投足间浑然自成的气场让他十分向往,觉得那才是成熟强大的表现。所以对他的话即使有别的小心思也多半会选择顺从,比如这次男人说要去吃拉面的提议。

到了面馆,博人有些沮丧的低着头,嘴里嘟囔着“又是拉面啊”

“怎么?”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挑了挑眉,博人想他应该是挑了的,男人的头发太长了,甚至遮了他一只眼“你不喜欢吃拉面?”语气里还带了一丝不可置信

“也不是不喜欢……”博人瘪了瘪嘴,也没继续说。不一会儿又开始左顾右盼打量这个不大不小,但算得上干净的店面。面馆里没多少人,博人惊讶的发现似乎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更确切的是,盯着男人。隐隐约约还听见些声音,说着什么宇智波,四战之类的话。心里有些不安,回头看向男人,却迎上男人温柔的眼神,一时恍了神

这就是老爸说的惹人火大的帅气吧……想想自家父亲只能算是英气的脸,博人第一次认识到了人与人的差距

男人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抿着嘴轻笑起来,笑声甚至迷红了一旁的女招待,博人看着他对为自己端上拉面的服务员道了句谢谢,问到

“师傅,这里是不是有什么……”

“没事的,”男人打断了他的话,夹了一片鱼卷放到嘴里,“你要习惯这些”

“哦~”博人应着,努力使自己变得和男人一样放松,端起碗喝了一口拉面的汤汁,嗯,没一乐做的好吃,但也不是难以下咽。挑起面正准备大口吞的时候,听到男人不紧不慢的声音

“他会经常带你吃拉面吗”

“还好吧”博人咽了一口面,师傅似乎很少叫父亲的名字,总是用“他”“那家伙”“你父亲”代替,感觉关系不是多亲热的样子“只是每次教训完我以后就会带我去一乐,虽然我并不是多爱吃,和他说了也没用”热气熏着博人的眼睛,博人眨了眨眼抬起头,看见对面那人怔怔的定了表情,似乎在缅怀些什么,唇角还微微翘起,眼睛凝视着他,却不像是在看他,而是透过他的在注视着更为悠远的过去。

博人想男人一定是希望自己继续说下去的,因为他感觉到了男人对某些事物的渴求,强烈而隐晦

“老爸总是爱点味增的,不过隔两三次就会点一回番茄味的,吃两口嘟囔几句然后就不吃了”博人注意到男人惊讶的挣大了眼,更加开心的说着“明明自己不爱吃却总会点,点了吃不完就推给我,每次都要替他吃完,我可是很努力的”

“他……”男人低下头“嘟囔了什么?”

“听不太清,老爸每次都说的很小声”又吞了几口面,博人含糊不清的说着“不过我猜大概是在骂人吧,总会说混蛋五月(satuki)之类的”

 

一片静默,男人没回他,低着头专心吃着碗中的拉面

嘴角却一直是上扬的,博人歪着脖子观察那人的表情,忽然发现

那面,是番茄味的。

<2>

“吃饱了?”男人侧头看着他,博人摸摸肚子,点了点头。

“那走吧”

“去哪里??”博人快步追上男人,他感觉师傅不是他想的那么可怕,也不会像老爸说的那样一生气就会千鸟垒过来,现在想想老爸说这话的时候故意夸张的表情,一定怕自己恶作剧所以才驴他的“咱们不找个旅馆吗?呐~呐~师傅~”

男人驻了足,蹲下身子看着很快就自来熟的博人,不自觉的笑了

“找啊,还是能看星星的特景房呢”

“真的吗?那种按一下房顶就会飞走的房子吗?超酷@#¥¥%#@¥%%……”

 

“到了,就是这。”男人看了一眼保持石化的博人,眼里的笑意愈发明显,“我去找些干柴,你呆着别动。”

“能看星星的特景房”

确实能看到星星,博人抬头看着挂在树梢的下弦月,微弱的银光照不亮如墨黑夜,映的几点星光愈发明亮,而且四周竹树环合,景色确实别致

但是微妙的有些不对啊……博人夸张的叹了口气,靠着一棵大树坐了下来,已经可以预见接下来和师傅要过的是什么日子了。

密密麻麻的树围着他,一阵冷风吹过,枝叶沙沙作响,影子交织着似乎便成了狰狞的人形,博人听到自己突突的心跳

“师傅,是你吗?”

颤抖的声音淹没在风吹枝叶声中,博人往后退了退,感受到树干粗糙的纹络格的自己生疼才觉得安心,他似乎都能听见鬼魂哀鸣的声音。不可否认的,博人简直怕鬼怕到了极点,而这全部都遗传自自己那看起来无懈可击的老爸

“师傅……”博人打起胆子又叫了一声,反而被自己沙哑的声音下了一跳,嗓子被什么堵的难受,却不敢发出太大声响,只能轻微的咳几声来缓解难过。

静谧的环境激发了孩子的想象力,脑海中浑身是血的半透明的鬼魂飘来飘去,博人把头埋在膝间,在心中默念

不想不想不想不想不想……

“博人”

“啊!!”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博人一个激灵跳了起来,才发现是男人回来了,缠着绷带的手抱着一些干柴

“师傅……”总算看到了救星,博人也不管丢不丢人马上就冲了上去,扯着男人的衣角“咱能去城里吗?”

“不行”果断的拒绝后,男人将干柴按照一定顺序叠在一起,手指似乎动了动,“火遁·豪火球之术”

小型的火焰从男人嘴里喷出点燃了木柴,博人惊讶的看着男人的手,好快的结印速度,也顾不上之前的恐惧了,“师傅你是怎么结的那么快的啊?师傅,师傅~”

男人侧头看向他,没做声,任博人拉着衣角走到了一棵树下,整整衣服便坐了下来,看着还是激动不已的博人,说到“睡觉。”然后便瞌上了眼。

“哦……”博人撇撇嘴,有了火光的照耀和男人的陪伴,这里似乎也不是那么的可怕了。环顾四周还是决定挨着男人坐下。

啊啊根本就睡不着啊,博人盯着一闪一闪的火光,开始想念远方木叶村的光景。




####

此处的博人理解的“爱“并非狭义的情爱……
而是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热烈交织,为对方奉献的情感。
在贴吧已经掐的够多了,为了清净搬到了这里。我第一次玩这个也不太熟练?
干脆把在贴吧说得放在前面

本文想表达的不是佐鸣的爱情,是佐鸣的“爱”
是那种超脱了情爱表现形式,无条件的牵挂信任,是在苦难里孕育成长的两个灵魂的碰撞相融。即使有了各自的生活重心即使天各一方即使阴阳相隔都无法改变的“唯一”
这就是我心里的佐鸣,是用尽生命互相理解。
这种“爱”也不一定就是要占有。

这么多接受不了的话,那大概我的想法才是真正的小众吧
说实话我一开始也接受不了结局,总之就是哎呀我操怎么回变成这样
很痛苦很矛盾,再次回顾的时候因为佐助的原因,下定决心去接受去热爱然后不再排斥
原著给每个cp都留了空间和伏笔
每个人都有喜欢的理由,拉郎配什么的静下心去看看认真揣摩,我觉得真的是每个cp都有他的闪光点的。
我也知道自己说出这种话绝对会被反驳那你怎么不去喜欢啥啥啥
多半也是要被腰斩的命我就坦诚相见吧
在我眼里,鸣人与佐助这两个个体的存在与成长是最重要的,佐鸣是衍生。
很多人说岸本怎样怎样,我有时候也很想黑他(原因不是官配问题,而是我宁次殿)但是无论如何火影忍者都是他几乎倾注整个青年的作品,我想我可以感受到他是多么的想要把佐鸣描绘成两个真实的在成长中的孩子,佐鸣对他来说不是两个简单符号,不是几个属性就能概括那么简单的。
至少我,把佐助和鸣人当成两个人来看待
他们的选择有他们的理由。
这就是我的想法
我尊重他们的选择
我感受他们的成长
漩涡鸣人
宇智波佐助
我震撼的是他们用尽全力的理解
如果说我的想法和贴吧不符
可以删贴
但请给我一定的时间通知曾给我鼓励的人们
本文已经明确说了博人视觉友情向,我也尽量努力避免occ了。还是不能和这里相融合的话
那么我会主动退出的
谢谢给我鼓励的人


####




评论(4)
热度(44)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