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韩张】《预防针》

※祝大家七夕快乐。


正文:


韩文清敲门时,张新杰正在吃饭。敲门声急促有力,催着他不得不放下刚吃完四分之三的晚饭前去应门。

 

“队长?”

 

在猫眼里已认出来人是韩文清,但开门的瞬间张新杰还是愣了一下。眼前的人从头湿到脚,活像个落汤……虎。平时梳在后面的头发整个吹散浇乱,几缕短发服服帖帖的黏在额头,鼻子尖上还滴着水,身上更不用提,深蓝色的短袖直接洇湿成黑,紧贴着他健壮的上身勾勒肌肉形状。张新杰没再往下看,急忙将韩文清迎进了屋里。

 

“怎么浇成这样?”张新杰拿拖鞋让他换上。韩文清反手关上门,一边换鞋一边哑着个嗓子解释道,“车子抛锚了,雨下太大,就没让人来修。”张新杰往窗外看了一眼,雨是不小,一颗颗往窗户上砸,风也急,天又黑,才六点半就阴漆一片了。

 

“在哪儿抛的锚啊?”

 

“你小区南门那块,打不着车,就跑你家来了。”韩文清抹了把脸上的水,一只手还遮着眼睛便咕哝着声音问他,“在你家住一晚,行吗?”

 

张新杰一笑,答应着就让韩文清去洗澡。等替他开了浴霸,张新杰便站在门前,望着在明晃晃暖黄灯下脱衣服的韩文清,淡淡地说道,“衣服给我吧,我先给你洗了,明天好穿。”

 

韩文清点点头,将短袖裤子拧了拧就递给了张新杰。那人接过衣裳,杵在门前还没要走的意思,韩文清一愣,微歪过头看了他一眼。张新杰也不拐弯,眼神直接瞥向他身上仅剩的那层布料。

 

韩文清摇头。

 

张新杰轻叹口气,“给我吧,我帮你分开洗。”

 

韩文清头摇得更厉害了。

 

“手洗?”

 

话音刚落,张新杰发现韩文清居然脸红了。他眨眨眼,和韩文清对视了一会儿,突然说道,“队长,你再不洗澡真感冒了,快给我吧。”

 

韩文清犹豫着,看了一眼神情坦然的张新杰,又看了眼自己下面,轻轻地做了个深呼吸,手指刚搭在内裤边上就滞住了,他左右轻轻晃了下跨,似乎觉得正对也不是背对也不是,最后索性一闭眼,正对着张新杰极快的脱了内裤,将那湿透了的贴身衣服翻正过来还叠了几下才递给张新杰。

 

张新杰含着笑接过,这才退出浴室。将韩文清的衣服放进洗衣机,又开了水龙头,当真替他手洗起了内裤。微凉的水顺着指缝流啊流,他攥着黑色的布料搓啊搓。他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虽然这的确超出了副队长的义务……但,张新杰抬起头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唇角未扬眼已含笑,他在心里轻轻念道:对韩文清,又怎么能只谈义务呢。

 

那人出来时他早已将他的衣物甩干晾好,正坐沙发上看新闻,抬眼就望见韩文清赤裸着上身,腰上系着浴巾。他礼貌的将眼神抬高,把早就准备好的吹风机插好电递到他手上。

 

“我睡哪?”将头发吹了半干后,韩文清问道。

 

张新杰本想让他睡侧卧,但一听说平时那都当储物间睡人还得好好收拾收拾,韩文清就拒绝了。他指了指张新杰坐着的地方,“你这不是沙发床吗,我睡这就行。”张新杰想想也行,就提前给他铺好了床,拿来了枕头被子。韩文清看着张新杰这抱被夹枕人都快被埋进去了,便起身从他手里接过棉被,“辛苦了,”他离张新杰很近,居高临下的低头看他,漫不经心地叫了一声,“小副队。”

 

张新杰往后退了一步,忍不住揉了下刚被刺激到的耳朵,等冷静下来后韩文清都躺下了,而且没一会儿就从被窝里扯出了块浴巾。素白花纹的被子轻轻盖在他腰间,张新杰往下看了一眼,心想:中空。

 

“队长,你的还没干,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有没穿过的。”

 

韩文清看了眼他的腰,“你的小,我穿不了。”

 

张新杰哦了一声,安分地坐到韩文清身边。

 

七点二十了,他想,吃不了饭了,外面下大雨,也散不了步了。

 

“队长,你吃饭了吗?”

 

“吃了,你吃完了吗?”

 

“我不饿了。”

 

琐碎的交谈断断续续,韩文清说,张新杰听,张新杰说,韩文清听,两人一面看着电视一面聊着些平常事,关于战队,荣耀和生活,不是那么紧要也并非十分轻微。

 

刚刚好的分量刚刚好的程度。

 

刚刚好到都躺床上了张新杰还在咂摸,他没有关卧室门,说不清是出于什么理由,也许是想听那根本听不到的呼吸声吧。张新杰总觉得,关了门,就是两个世界了,而开着,两人便还是相通的。这想法也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时间到了,他很快就睡熟了。

 

他身体里有个表,什么时间做什么事,生物钟强大到让人咋舌。而恰好因为他规律到分,所以他的身体在某种意义上来讲非常的脆弱,受不得委屈与异常。别人觉得挨挨就过去的东西,他却经验缺乏,挨不了。所以当感受到肚饿的那一瞬间,他就醒了,在凌晨四点半的时候。

 

他想起自己没来得及吃完的那四分之一饭,揉了揉哀嚎个不停的肚子,呆坐在床上看了一会墙。最终也只能叹口气,轻手轻脚的走出门去。韩文清睡得很熟,张新杰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的将冰箱打开,拿了面包和牛奶,躲进厨房吃了。

 

食色性也,吃饱了饭人就会高兴,一高兴,做事就有点飘飘然。现在他也不困,韩文清侧躺在沙发上正对着他睡得极熟,张新杰索性走过去,双手抱膝蹲在他旁边,看了足足五分钟的睡颜。

 

韩文清的皮肤很好,眉毛很深有点杂乱,但乱的刚刚好,睫毛不长却很密,鼻子很好看,嘴也很好看……他看着看着,突然打了一个饱嗝。张新杰急忙捂住嘴,心想,这太尴尬了,如果队长醒着的话,会以为他是专门过来到他这打嗝的,蹲人旁边半天,打完就走……有毛病啊这是。

 

为了将韩文清认为自己有毛病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张新杰低头在他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这样就没问题了。张新杰想,如果队长没醒的话一切都好,如果他醒了,就会以为自己是过来偷亲他的,也就不会认为他有毛病。可是,张新杰转念又一想,如果队长没醒,那他什么都不知道,如果队长醒了,那他也就知道了,再亲一下,这波不亏。张新杰想着想着,又轻轻在他唇上落了一吻。

 

啊,软的。

 

张新杰捂住嘴,抿着笑,略微起身压在韩文清上方,刚想在另一边脸颊也亲上一口正好对称的时候,就突然被一只大手拽住直接拉到了床上,随后就是一双大腿将他死死锢在了原地,张新杰被吓得差点叫出声,抬眼却看见韩文清仍紧闭着眼,皱着眉头咕哝着,“你他妈……大早上不让人……”话还没说完,就又睡着了。


张新杰躺在他怀里心跳得都快出来了。韩文清抱得很紧,他的脸整个贴在他肩膀上,不敢动也不能动。还没来得及紧张多久,钟表就又开始转动,困倦催着他要睡觉。而韩文清又像冬天里的大太阳,烤得他周身上下暖洋洋,张新杰坚持不住,黏他怀里睡熟了。

 

这场惊喜剧约莫耽误了他半个小时的睡眠,所以张新杰的起床时间也往后推了半个点,六点半才悠悠转醒。他醒的时候,韩文清已经醒了,张新杰一睁眼就看见韩文清一脸复杂地盯着他。

 

张新杰心里打起了突突,不安里夹着一丝雀跃一丝尴尬,雀跃是因为他发现那只贲张有力的手臂还枕在他脑后,尴尬是发现他和韩文清都晨渤了。而韩文清更加坦荡荡,那东西没有任何阻拦直接杵到了他肚子上。张新杰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难,刚想前因后果坦白从宽的时候,就听韩文清突然说了句:

 

“我会对你负责的。”

 

张新杰一愣,“不是,队长,什么都没发生,而且是我先…”

 

“我知道。”

 

韩文清声音平静,翻身将他压到身下,低头就去吻他的唇,“我是在给你打预防针。”

 


 


评论(30)
热度(448)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