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十四ヽ(`▭´)ノ✨

【韩张】《不可自拔》

※哈哈没想到吧.jpg

※放飞自我作,写了一直想写不敢写的情节和设定,我保证,我就这一次,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本来想写婚内强×的,但我还是舍不得,还是怂,哪怕四年一次赶奥运我都不敢那样对新杰下手,唉。

※非清水の流水账


正文:


这个服务员有点意思。

 

是个戴眼镜的青年,皮肤白净,长得也秀气,穿着酒店黑白色的制服,看起来斯文又精神。

 

应该是附近大学来打工的学生。韩文清接过他递来的水喝了一口,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学生能进这种餐厅兼职应该还挺不容易的,看来还是个挺优秀的孩子。

 

张新杰。

 

名字也还可以,中规中矩,好记。

 

“多大了?”

 

男孩摆放刀叉的手滞了一下,随即抬头冲他礼貌的笑了一下,以刚刚好只能他两人听到的声音答道,“二十。”

 

“×大的?”×大是他们这最有名的大学,韩文清也是从那毕业的。

 

“嗯。”

 

摆好餐具后男孩就缓缓直起了身子,“您有需要再叫我。”说着就作势要走。

 

韩文清从菜单里抬头看了他一眼,把他从原地定住后才不紧不慢的答道,“好。”

 

其实他平时很少来这种地方,倒也不是消费不起,就是不喜欢。不过这顿饭他吃得很开心,环境优雅菜品美味是一方面,主要原因却是刚才遇见的那个小服务员。

 

要说长得多好看也不是多好看,但就是让人看了心里面舒服。韩文清很清楚自己的性取向,知道自己不喜欢女人,却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乖巧可爱的,野性开放的,他都遇见过,一两次之后就都变得索然无味,要么是淡如白开水要么就是空腹烈酒三杯下肚,不舒服。

 

但是刚才那个就很好,韩文清又忍不住回头张望了一下,发现他此刻正立在门口,恭送客人离开。

 

本来还想再点几个菜召他过来的,现在想来点单也不是他负责了。韩文清觉得有些遗憾,顺手摸了摸裤兜,突然低头笑了一下。结完账后拿起大衣便大步流星的走向门口。

 

“你们这让收小费吗?”

 

男孩愣了一下,还是规规矩矩的答道,“没有禁止。”

 

韩文清利落的掏出几百块钱折成V型,鲜红的百元大钞划过领口插进了张新杰的上口袋里,“我叫韩文清。”

 

张新杰显然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好看的唇张了又张,最后还是中规中矩的答了句,“欢迎再来……韩先生。”

 

 

 


之后韩文清就成了那家店的常客,几乎三天两头就会跑一趟,餐厅的人看韩文清这架势也心知肚明,要说大堂经理也是知世故,看他来了就让张新杰去陪他,都快成他的专属服务员了。韩文清也不着急,就是翻菜单的时候随便问上两句,来上几回就把张新杰的家底给摸清了。外地人,家里条件不错,单身,在学校学习很好,近视三百多度,不缺钱,就是看餐厅条件不错,工作日晚上干三个小时就行才过来兼职的。

 

最后一条是张新杰主动和他说的,以一种委婉且尴尬的语气。韩文清听到了也只是不置可否的挑挑眉,然后继续点单。

 

看来小费给多了还给出心理负担了,韩文清想,索性合上菜单单刀直入的问:“一次五百太多,那你觉得多少合适?”

 

“韩总,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明白?”

 

张新杰不卑不吭迎上他的眼神,敢这样做的人没几个,韩文清轻轻一笑,气定闲神地盯着他的眼睛看——不错,眼睛长的也很好看,摘下眼睛肯定更好看。

 

“如果您是想资助我的话,谢谢您的好意,但我的家庭和我自己负担得起我的学习和生活,就不用您费心了。如果您是有什么其他目的的话,请您和我直说。”

 

“其他目的?”韩文清反问道,“你觉得我有什么目的。”

 

他以为张新杰会被他堵得语塞,没想到男孩却十分坦然地将所有人都默然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基于您的行动只能做出一种判断,你也许是想包养我。”

 

“哈哈哈”韩文清难得笑出了声,忍不住拍了下大腿,看向张新杰的眼神也愈发地欣赏,“好,好。”

 

“不过你错了,”韩文清仰起下巴,以一种不容置疑的态度说道,“我是在追你。”

 

张新杰脸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低头在自己裤兜里掏了掏,突然拿出一叠红色大钞,端端正正地摆在韩文清面前,“你的钱,一分不少,还给你。”

 

“给你了就是你的,这是你应得的。”

 

张新杰紧贴裤边的手攥了个拳,他低头盯着那叠钱,第一次没有看着韩文清说话,“如果,如果你还想追我的话,就收回去吧。”

 




 

 

他大张新杰十岁。

 

老牛吃嫩草也要讲基本法,人年轻好看既然跟了你,韩文清看了眼坐在副驾驶位上正系安全带的人儿,那就要好好宠着。

 

但好好宠着是什么意思呢?韩文清敲了两下方向盘,一踩油门冲了出去。给钱不要钱,给礼物还得挑便宜的才要,要说他实际做的也就是人上下班的时候接送一下了,但他是男朋友又不是司机。

 

“最近学校怎么样?”只能从这种细枝末节去关心了,韩文清在心里叹了口气。

 

“挺好的,还和以前一样。”

 

“保研的事呢。”

 

“都在计划内。”

 

韩文清点了下头便专注开车,中间抬头望了眼前视镜,张新杰正在闭眼休息,神色很宁静。韩文清轻扬了嘴角,在路口一个转弯就驶进了高档住宅区。



给看不了图片的朋友

评论(46)
热度(450)

韩十四ヽ(`▭´)ノ✨

我去学习了。

© 韩十四ヽ(`▭´)ノ✨ | Powered by LOFTER